第一千一百十二节一条明路

暂且不管鬼子之间的勾心斗角,和近卫文弥公子与长谷良介的小生意,日本长崎市内著名景点稻佐山上游人如织,远离战争的日本人肆意享受着和坪的生活,而代价是无数民国百姓在战火和死亡中哀嚎。

位于山脚下的一栋豪华酒店内,被季某人派来日本的高崇武盘腿坐在矮桌前,对面身穿和服的土肥原将几份文件推到他的面前,用日语轻声说道。

“高桑,这里是《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以及《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附件》等秘密条款的影印本,还请你带回沪上交给季先生审阅,帝国愿意帮助新政府成为民国真正的统┴治者。

贵我两国一衣带水亦同问同种,如今欧美国家咄咄逼人,妄图永久奴役亚洲国家,值此危急存亡之秋,我们应当联起手来,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这也是近卫文弥首相一直提倡的。”

高崇武挤出一丝笑容接过文件打开看了看,立刻如同掉进了冰窟窿一般,日方条件之贪婪、苛刻,不要说跟近卫文弥宣称的大东亚共┴荣计划相比,就是与他先前和日方所达成的共识比也相去甚远。

文件中,日本政府“希望”新政府承认螨洲国,确保日本在华的外交、教育、宣传、文化及军事利益,承认日本享有在蒙疆、华北、长茳下游、厦市、琼州岛等地矿产资源的开发及使用权,承认日本在这些地区的治安管辖权和驻兵权,在新政府及各级机构聘请日本顾问等等。

即使已经当了汉奸,面对如此过分的要求,高崇武内心也是愤怒不已,如果按照这些条款来执行,新政府没有任何实际权力,这和全面投降有什么区别。

但是新政府需要日本人的支持,如果没有好处,日本人又怎么会答应呢,按照季先生的理论,欲取之,先予之,曲┴线救国,投降只是手段,救国才是目的,这么想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问题是这些日子,经历过日本人的颐指气使,新政府的内部倾┴轧,权位的分配,他已然对曲┴线救国理论失去了信心,甚至后悔放弃大好前途,跟季某人叛逃。

思考了半响,高崇武觉得这份文件不能由自己带回去,否则一旦事泄,他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于是郑重地将文件推了回去,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微低头,向对方表达了歉意。

“抱歉,土肥原阁下,高某此行是为了联络一些关心民国的老朋友,无权代替季先生接收如此重要的文件,不过等回到沪上后,我会尽力促成新政府和贵国的合作。”

刚刚从东北赶回本土的土肥原面对拒绝微微一笑,没有再说劝说高崇武,更没有恼羞成怒,而是跟对方聊起了自己与新政府高层的私人交往。

比如在沪上时,他每晚都会去周福水家中闲聊,周福水的夫人一听到汽车停靠的声音,便到大门口欢迎,而且很快会把白兰地与湘省风味的下酒菜端到饭厅。

讲到这里,土肥原不禁感慨道:“每当在雨下个不停的夜里,我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周夫人的热情好客、美味的湘菜、醉人的白兰地,这些景象都让我挥之不去。”

高崇武面色古怪,心说你总是提周福水的夫人干什么,但他还是微笑着点点头,漫不经心的附和了两句,直到土肥原带着文件告辞,两人在酒店门口互相鞠躬告别。

“唉。”

深深叹了一口气,越发觉得前途无亮的高崇武回到自己的房间,思考着如何才能从复杂的漩涡中脱身,忽而随行的卫士推门而入,汇报了一件事情。

“先生,有一名叫黄秋的老先生打来电话,说是您的故交,对方留下了一个地址,邀请您今晚去其府中赴宴。”

高崇武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忘记这事了,世交黄秋几年前便在长崎定居,可他一直没有时间前去拜访,这次来日本正好可以见一见老先生,顺便听听对方的意见,或许能有所收获。

事不宜迟,他马上让卫士准备了一些礼物,坐上酒店提供的汽车出发前往黄秋留下的地址,几名负责“保护”的日本特工一面向上级汇报,一面开车跟了上去。

对于高崇武这位新政府要员,日本人还是很重视的,尤其得知在国府准备刺杀的情况下,仅仅半个小时后黄秋住宅附近便多了一些行踪诡秘的神秘人,警惕地打量着来往行人。

满怀心事的高崇武没有在意这些情况,下车后在管家的迎接下进入了黄府,快步来到了书房,见到了正在书案前挥毫泼墨的黄秋。

“伯父,您身体一向可好?”

看到经年未见的老先生,高崇武立于门前鞠躬问了声好,可许久都没有听到回复,只好保持弯腰姿势等待,心中暗自苦笑。

他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做,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自从当了汉奸之后,很多往日笑脸相迎的故交都与高家切断了联络,更有人跑到高家门口破口大骂。

许久后,黄秋将毛笔放回笔架,从身旁的女仆手中接过毛巾擦了擦手,冷着脸看了看高崇武,口中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跟上,说完便转身向着花园走去。

虽然生意破产,但黄秋的府邸还是异常气派,占地数亩的花园郁郁葱葱,种满了常绿植物,其间点缀了些许假山奇石,硬生生在距离民国千里之外的长崎复制出一个标准的茳南园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