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剧情向番外莫娘占有完

周围人不同的视线落在他身上,让夏洛克心中流淌过各种纷杂的思绪,但他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面色沉稳地开始分析着,“凶手应该是个十分熟悉亚斯先生的人,亚斯脸上的表情狰狞,这说明了他当时的情绪激动,或许那个状态下的他做出了一些不受控制的不合适的举动,这才导致了凶手的出手。

刀伤处开裂不多,他挣扎的并不剧烈,所以他应该是毫无防备地被刺,并且完全没有预想过这样的结果。

从刀刺进去的高度,角度以及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女人。

再看这个斜向上的,明明觉得自己使劲了却因为力道不足而向一边划开的伤口,我们可以大胆猜测,这应该是一位贵夫人,养尊处优所以力气不够。

他的裤腿有拖曳的痕迹,所以这里应该不是死亡的第一现场,结合住在这里的人是卡莲娜,亚斯的情,妇——百般算计必然是为了最后的获利,而仔细想一想,这种情况下您也说说,最后的最大的得利人到底是谁呢,纱由织夫人?”

被提问的贵夫人瞬间提高了自己的说话声,姿态颇有几分像恼羞成怒,“你这是什么意思,夏洛克,你在怀疑我么?”

“暴躁可不是个好习惯,夫人。”侦探摇了摇头,“对于我方才的问题,我希望能够得到您的谅解,刚刚的我只是在按照着凶手刻意暴露出的线索,生成凶手所希望我有的思路罢了。

然而我思考了一番,却只觉得这样的思路还真是理所当然的可笑。现在让我们正式地解开正确的谜题吧——”

“卡莲娜小姐,”毕竟亚斯的正牌夫人纱由织还在,所以夏洛克并没有也对着她来一声夫人,“可容许我问一句,你左手上的戒指,是婚戒么?”

事实上自然是的——早在来这之前,他就已经查清楚所有相关人员的讯息资料了。

夏洛克的话音刚落下,卡莲娜就捂紧了手上闪闪发光的钻戒,她的眼角泪痕未干,颇有几分病美人的娇弱,只是那双如水的眸子,此刻却盛满了惊慌,“这不是婚戒……这只是……这只是我偶然买的戒指,我觉得好看,就一直戴着了。”

“如果一生仅能定制一枚的定制婚戒darryring也是可以偶然买的话,那我想戴瑞的店员们真是可以把脑袋往玻璃上好好砸一砸,看看能不能清醒一下了。”侦探收回了落在亚斯身上的目光,他的目光带着显而易见的打量与了然,让本就心里有鬼的卡莲娜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

还不等卡莲娜回答,夏洛克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纱由织夫人说过,亚斯先生的脖子上戴着银链子是为了挂戒指,每一次回老宅,记起来的时候,他能够戴着戒指与纱由织夫人演一出恩爱的戏,就算是忘了,他也可以寻一个借口说,他把戒指放在了心口挂着,是真正珍重的表现。

他与纱由织夫人的婚姻没有感情,但是因为家族原因,他们需要披着一副亲密的假象,所以他这样的行为十分正常,但是……”

夏洛克顿了顿,他似乎很享受他一个人说而周围的人都用好奇的目光洗礼他的感觉,好一会儿,他才继续接下去道,“但是现在,显而易见的,曾经作为爱情的假象的银链不翼而飞。”

“弄丢了?”华生没忍住,插嘴猜道。

“华生,我真心的希望,你可以不用这样愚蠢的猜测打断我的分析。”夏洛克扶了扶额,似乎是很头痛的样子,“你的思维似乎影响了你的视力——你没有注意到他衣服内侧的鼓着的口袋么?那里放的,正是他装银链的盒子。”

似乎是为了不被打断,他迅速接着没说完的话道,“他收起了这条链子。为什么——

人类的某些行为总是源于心理上的某种暗示。

他把作为婚姻象征的银链收了起来,正是说明他在这场婚姻中选择了放弃。而你看这……”

夏洛克伸手指了指亚斯的指尖,他的左手中指指腹处有淡淡的痕迹,“这种摩擦的程度说明他戴婚戒的时间不长,但纱由织夫人说过,往日里他是不会戴他们的戒指的。但最近这段时间,他却一直都没有把那样小东西摘下来。

用你们那拉低凡人的智商想想也能够知道,他戴着的,肯定不是他为他与纱由织夫人所买的那只。

再联想到他为卡莲娜小姐所买的戒指——这种款式在z国那边流行,一个男人一生只可以凭借身份证购买一只,所以事实的真相不言而喻,他是打算选择这份他所以为的美好的爱情了。”

“然而卡莲娜小姐似乎没有借口杀亚斯先生。”似乎是不忍心看着卡莲娜哭得这样梨花带雨,周围有个不忍心的警察出声道。

他的发言显然逗乐了夏洛克,侦探冷笑了一声,“买了这样贵重的婚戒,这位亚斯先生显然是要求娶卡莲娜小姐,可他大概一直都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意愿。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觉得自己的情人会拒绝自己。

但他不会想到的是——”

夏洛克上下打量了一番卡莲娜,那样直白的注视让她觉得分外羞耻,好像一直隐瞒着的东西被完完全全地扒在了人前,就算她哭得再可怜泪水再多也洗刷不掉辩白不了。

“他所以为的,洁白善良的卡莲娜小姐,其实并不只有他一个情人,她并不愿意结婚,她享受着这样作为情人的生活,养尊处优,自由自在,还不用负责。”

夏洛克放缓了语调,“你说对么,卡莲娜小姐?”

回答他的是卡莲娜错愕的尖叫。

事实的真相已经一目了然,不愿意结婚的卡莲娜,以为找到了真爱的亚斯。

亚斯不满卡莲娜的推脱,卡莲娜不满亚斯竟然妄图改变他们这段关系的行为。

在一次争吵中她失手误杀了亚斯,在渡过了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后,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她便决定嫁祸给那位亚斯夫人,也就是纱由织。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的计策竟然被夏洛克一眼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