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番外

九年多了,温哥华变了许多。新的建筑、新的街道、陌生的来来往往的人。在白樾还在法国没回到温哥华的那一个月里,司慕有一种岁月流逝、往昔不再的无奈与沧桑感。

她曾问,物是这样,那么人呢?

她低头看了一眼紧紧牵着自己的那只大手,嘴角微微勾起。

白樾见她步子慢了下来,也减缓了速度。他侧头,正好看到司慕抬头笑眼弯弯的模样,白樾不由得弯了弯唇,“怎么?在傻笑什么?”

司慕的脚步顿住,忽略掉他最后那一句揶揄的话,笑容不改地道:“就是忍不住笑。”

她不经意间发自肺腑的笑让白樾有一种圆满的感觉,他的眉宇之间跟着晕染上了满足的笑意。

“知道前面是哪里吗?”白樾抬了抬下巴。

司慕朝前面那栋建筑看去,有些不确定地道:“是你以前住的公寓?”

那栋建筑和白樾以前住的地方很相似,只是周围的建筑和以前不一样了。

白樾说:“我现在也住那里。”

原来真是那个公寓!司慕很惊喜。她还以为多年之后,什么都变了。没想到那栋建筑还在,而且他还说他现在也住那里,意思是这些年来,只要他在温哥华,他都没有搬到别的地方住。司慕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很兴奋,“白樾,白樾,快点,我等不及想去看看。”

到了公寓门外,白樾掏出钥匙开门,然后侧身让司慕先进去。司慕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客厅里的摆设、厨房、拉开窗帘的阳台,阳台上的那盆栀子花……一切都没有变,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白樾低头看她,忍不住笑道:“看什么呢?阿慕。”

司慕的目光落在门边的鞋架上。那上面放着一男一女两双拖鞋。她转身挑眉看着白樾,“有女人住过这里?”

白樾点头。

“那我走了。”她一说完就作势要走。

白樾一伸手就把她捞进了怀里,低笑道:“阿慕,你都追我到这里了,干嘛还要走?”

司慕被他的话一噎,不满地瞪着他。

白樾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你明明知道住过这里的女人是你。”

“那就是说你有其他女人住别处?”司慕笑睨着他。

白樾横了她一眼,“女人似乎天生就喜欢故意曲解男人的意思。”

“你又知道女人了。你知道多少女人?”司慕快忍不住大笑出声了。

“你……”白樾斜睨了她一眼,“不许乱说了。快换鞋子进去。”

白樾放开了司慕。司慕从鞋架上把那双女士拖鞋拿下来换上,然后快步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白樾跟着走到沙发边,挨着她坐下,司慕顺势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白樾伸手揽着她的腰。感受到她不盈一握的纤腰,白樾说:“以后我一定要把你养得胖胖的。”

“不要。我感觉你会把我当猪养。”

“猪挺好的。我不介意当养猪专业户。以我的能力,肯定会把猪养成世界上最漂亮的猪。”

“我本来就很漂亮的好吧?”司慕说。

白樾低笑。司慕一说完就反应过来她和他在说什么。她嗔怨地瞪着他,“白樾,我现在好想做一件事。”

“嗯?”白樾仍然在笑。

司慕已经用行动表示了。她张开嘴就对着白樾的唇咬了上去。不过,她却舍不得使劲咬,轻咬了一口就要撤回去。而白樾却不容她侵犯之后离去,他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把她的侵犯变成他的吻,并慢慢加深。在她腰上的手也开始动了起来。一个吻,让两人的气息、衣衫都凌乱不堪。

而他们却都不想就此结束。白樾把司慕缓缓放倒在沙发上,然后伸手开始把她和自己完全解开。他的吻遍布各处。沙发旁边的茶几被他的脚踢得远离了他们。而他还是觉得狭窄的沙发施展不开,伸手把她抱起来,朝卧室走,然后把她轻轻放在床上。

他的吻深情而温柔,让她每一个地方每一个毛孔都颤~栗着。只是,最关键的事他却没有做。司慕感觉身上的人在艰难地隐忍着。她轻唤着“白樾”,声音沙哑而充满蛊惑。白樾忍得难受,却仍然只磨蹭轻吻,最后还猛然起身,匆匆出了卧室。司慕蹙了蹙眉,拉过薄被将自己盖上。

大约半个小时后,白樾重又进到卧室来,只是却围了一条浴巾,然后走到卧室里的衣柜前,打开衣柜拿了一件男士睡衣和女士睡衣。女士睡衣是司慕以前病重住在这里时,白樾买的。

“阿慕,去洗洗?”白樾走到司慕面前,把睡衣递给她。

司慕点头,然后等白樾出去才又重新穿好衣服,拿起睡衣出了卧室。而外面的白樾已经穿好睡衣了。司慕经过白樾,进~入浴室。

司慕不明白白樾为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了下来。只是,这种事,她难以启齿问出口。洗完澡后,已经晚上十一点过了。司慕看到坐在沙发上闭着双眼的白樾。她知道他才从法国回来就一口气都没有歇来找她,现在肯定累了。她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拿出一条薄被,给他盖上。

然而,司慕刚刚给他盖好,他就缓缓睁开了双眼。司慕眨了一下眼睛,轻声笑道:“白樾,快睡吧,晚安。”

白樾却拿开薄被,站起身来,往卧室的方向走。司慕愣了愣,站在原地。白樾见她没有跟上来,转身看着她,“阿慕?”

司慕想起刚才的事,轻吐了一口气,说:“那你睡卧室,我睡沙发?”

白樾长臂一伸,把她拉进怀里,然后将她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司慕心头一紧。到了床边,白樾把她放在床上,然后自己也躺了上去,并把她抱在怀里,低沉着声音在她耳边说:“阿慕,我们都分开这么久了,你还想和我分房睡?”

司慕又想起刚才的事。她想说她搞不明白他刚才的举动,不过,她终究还是没开口。而白樾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他轻声道:“阿慕,先等一等。”

司慕知道他在说什么事,但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她又疑惑又有些难为情地没有吭声。

**

egbert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白樾,笑着问:“白先生今天来我这里又是因为阿慕的事?”

白樾微微点了下头。

“那么,请尽管问吧。”egbert说。

白樾沉默了一下,然后郑重又小心地问:“阿慕的身体……能同房吗?”

egbert一直看着白樾,见他很郑重的模样,他也以一名医生的立场一本正经地说:“可以。以前她的病在服药期间不宜同房,现在她已经痊愈了,同房不是问题。”

白樾又沉默了一下,有些犹豫又有些不自在地问:“那么……程度……或者说强度……有影响吗?”

“多强?”egbert脱口而出。

白樾清了清嗓子,似乎试图解释,却又不知该作何解释。

egbert极力忍住笑,正色道:“我想做的强度不会对她的身体有影响。当然,无节制的性~爱是不可以的。”

白樾第一次和别的男人讨论和自己女人同房的事,虽然表面淡定,心里却很别扭。得到egbert这句话后,白樾便起身告辞,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