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后续(三)

“我觉得宋璟现在就缺一种让他立刻幸福起来的药。”

在墙边待久,戚楠又不甘寂寞地蹭到容呈的身边,挨着他盘腿坐在他脚边的一块地毯上,乖巧得就像一只猫。

“他现在很不快乐啊。”

“别人的感□□你少瞎掺和。”容呈瞥了她一眼,又觉气不过,伸手捏了下她的脖颈,以示惩戒。

——他家小无赖还是那么爱关心那个影帝!

只是,容呈的这点小惩戒跟挠痒痒似的不足一提,戚楠耸了耸肩就忽略过去了,坚持不懈地把话题往宋影帝身上引:“这怎么能叫瞎掺和呢?!他们现在正缺少一个经验丰富的爱情指导师。”

她说得正义凛然,“就像我这样经验丰富的!”

容呈把搭在她脖颈处的手往她背心里面探了探,漫不经心道:“经验丰富?你?你是指你离过婚吗?”

“……”

戚楠一噎,幽怨地抬起头:“容容啊,我觉得你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了。”

“哦,能让你这么想真是太好了。”摆脱掉可爱这种标签想来是天下所有男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戚楠一听,顿时手捧心窝做西子病弱样。

“我总觉得我有点心绞痛了。”

往日都是她做这话题终结者的一方,噎得别人无话可说的,现在,报应降落在她身上了,这滋味……百般复杂。

这时,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身后的那只手越来越不安分了,一顿,抬头摆出严肃脸:

“容容啊,我说你能别一面攻击我的心理,一面还折磨我的*,成不?”

说到这,她被容呈的手碰到痒痒肉,顿时就像只虾米缩紧了脖子,“啊哈,痒啊,哈哈哈!快别闹了!手!手!”

说着,不管不顾地扑倒容呈身上,在他怀里一阵乱蹭。她这边像面条一样抽搐翻滚,那头容呈终于欣赏够了,悠悠然抽出了手,稳住她不让她滚到地上。

一阵闹腾过后,她气喘吁吁地作咸鱼状,头发散了,衣服乱了,眼角红了,瘫在他怀里只剩下喘气的力气了。

容呈依然是一派正人君子的斯文样,低头关心地问了句:“还好?”

只不过他眼中含笑的样子让他的关心打了折扣。

戚楠不理她,一转身将头埋进他怀里,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腹部被重重咬了一口。

容呈理亏,任她闹腾,伸手整理她的头发,等一一抚顺后,像拍小狗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

“咬够了吗?”

回应他的是再一次磨牙。

容呈摇摇头,担心她憋着了,准备把她挖出来时,她自己松开牙探出头来了。她翻了个身,仰面枕着他的腿,就着这个姿势面露深沉。

“怎么了?”容呈问。

戚楠深沉道:“牙被咯到了。”

“……”

戚楠反手想去摸容呈的腹部,又因为维持着“仰望天空”的深沉姿态,没摸准,摸到了他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