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什么凶案

蓝衣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葭儿,眼眸之中波澜无惊,如古寂的深潭。

苏葭儿对上他的眸时,感到一股深沉冰冷的压迫感。她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她微微一蹙眉,有些不可置信的抚了抚心口。平静了许久的心,这一刻居然掀起了一丝涟漪。

直觉上,她不喜欢这个人,她不喜欢还可以挑动她心绪的人。

将心中多余的情绪摒弃,苏葭儿问蓝衣男人,“公子身份尊贵,不知到我们小村子来有何事?”蓝衣男人身上的衣着已经出卖了他的身份,和村子里那位一样,是位天家皇子。况且,这蓝衣男人率领的铁骑是宫中皇子才能调遣的玄武铁骑营的铁骑。今儿个可真是热闹了,小小村子迎来了两位天家皇子,还是那个男人的后人。

“你是苏葭儿?”男人声音低沉而不温不火,让人听不出其中情绪。

“我是。”

虽然男人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变化,苏葭儿还是在男人的神情中捕捉到一丝满意,看来这男人是来找她的。

只是,那个男人的后人来找她做什么?

那个男人,不痛快的记忆涌上心头,先是憎恶,再是甜蜜,后是心疼,无穷无尽的心疼,疼的她心跳有了剧烈的起伏。

也只是瞬间,她敛起所有的情绪,看着蓝衣男人的眼神更加冷漠。

男人看着眼前的苏葭儿,早在画像上看到她的模样,却想不到真人比画像上的气质更加的冷,清秀的五官透着与年龄不相仿的淡然神情,浑身洋溢着一种与世无争的云淡风轻,清透如明镜的眼眸,似能洞悉一切。

男人翻身下马,他身后的铁骑将领也紧跟着翻身下马。

他走到苏葭儿面前,“我想请你随我去破一桩二十年前的凶案。”

“哦?”苏葭儿捻了捻衣角,抬眸看着足足高出她一个多头的他,“我为何要答应你?公子不远万里从大晋兰陵国都来到这山村荒野,身份又如此尊贵,想来不是件好解决的案子。”她干脆一语道破他的身份,大晋国,那是她有过最美好时光的地方,亦是她最伤心之地。那个男人,还活着吗?会不会为他曾经做的事感到歉疚?算时间,那个男人也该是花甲之年了。

男人对苏葭儿识破他的身份并不感到意外,他勾起嘴角,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祁夙慕。”

姓祁,整个大晋国也只有皇家才是这个姓。苏葭儿对于这个看不透又是那个男人的后代的人不抱有任何好感,连之前的一丝涟漪都化成冷淡,“哪里来哪里回去,我对你说的凶案没兴趣。”

祁夙慕看着苏葭儿,这苏葭儿正如传言中一样冷淡又性子古怪,只不过,他相信是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更何况是个女人。他需要她,只有她才能帮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她,也一定会有她需要的东西。

他朝身后的铁骑将领打了个手势,其中一名铁骑将领从马背的包袱中取出一个华贵的紫木盒子,捧着盒子走到祁夙慕身旁。

苏葭儿瞥了一眼盒子,很华贵,也很精致,无非里面就是奇珍异宝之类的。

她淡淡道,“想必你是千方百计打听找到我的,既然如此,你就该知道我对钱财没有任何兴趣。”

祁夙慕甚是满意,不喜钱财。他又打了个手势,又一名将领端着盒子走到祁夙慕身旁。

苏葭儿打量了一下将领和盒子,盒子用金丝掐边,上头还刻着象征身份的龙纹和祥云,将领一脸恭敬,双手托在盒子上,姿势肃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