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药方(1 / 2)

加入书签

病好了,她就想去竹府找竹蕴。

有些东西,一旦心里有了结,就必须解开,不解开不痛快。

老太太倒是特别体恤,还给她准备了柔软的轿子。

她这场病之后,老太太越发的对她好了,好的有时候都让她心慌,真怕哪里给她下了药,她见不到明儿的太阳。

不过林梦茹,似乎是更恨她的咬牙切齿了。

她之前要走了那封信,孟白云以为她要守着那封信悲伤过一辈子。

没想到贱人就是贱人,矫情了一阵,又发作了。

她出个门,她都要来挤兑几句。

“呦,又出门啊,姨母放了你自由,你那外头的汉子,比你还高兴吧。”

“闭上你的贱嘴。”孟白云看到她就神烦。

“做了那等丑事,也只有你还能过的这么悠然自在了。”

“闭上你的贱嘴。”

“你除了这句还会说什么?”

“闭上你的贱嘴。”

三个回合,较真的就输了,输的自然是林梦茹,被气的脸色发青,指着孟白云对后背骂:“自己是个野种,生个孩子还是个野种。”

苏儿气的不行,可不敢吭声,轿子走远了,才气呼呼的骂:“夫人,你当日就不该救表小姐,由她死了算了。”

“也是,死了清净。”

“夫人,您要给她点颜色瞧瞧啊,看她如今嚣张的,什么话都出得了口,说是个黄花闺女,谁信啊,比谁都不要脸。”

“颜色,红颜色还是绿颜色还是黄颜色?”

苏儿嗔怒:“夫人,人家和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没说不正经的啊,哈哈,给她点黄颜色瞧瞧吧,让她那么黄,苏儿,我今儿要去找一朋友,不便轿子和你跟着,一会儿前面戏楼,我进去从后门溜,你就在里头看戏,看到天黑我自然会回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