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146.第一百四十六章 妻子?棋子?1(1 / 2)

加入书签

利用价值,这四个字刺痛了孟白云的耳膜。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内心洪流汹涌,几乎冲垮她的神经。

她自认承受能力超乎常人,这一刻却也脆弱的不堪一击。

或者说,从沈绮罗出现在这暗杀的林子里的那刻,她的神经就已经变得脆弱。

而沈绮罗一句利用价值,让她透彻的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

她是一颗棋子,保皇党的棋子,竹蕴的棋子。

她是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只是心里却还可悲的存着一点希翼,颤抖着问出声:“今天的一切,都是竹蕴设计的,对不对?”

一根稻草,可以是湍流中的最后一线希望,也可以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击。

骄傲如孟白云,也会如此狼狈和慌乱,沈绮罗周身升腾起一股报复的兴奋,这股兴奋,甚至压盖过直接杀死孟白云的兴奋。

总归她是绝对不会留孟白云一命的,死前,她又怎能不欣赏欣赏她知道真相时候,那稀碎绝望的表情。

她给了她一个,世间最残忍的点头。

那样的洋洋得意,那样的玩味嘲讽,却如同一列疾驰的车,将孟白云带入了万丈地狱,冷透心骨,每一口呼吸,都能冻结一寸血液。

她最后的希翼,破碎殆尽,果然是他,竹蕴。

“我爱他,你若是敢伤他分毫试试。”这是她对深爱着她的秦王说的。

“她就是世上最好的一个了。”这是她对一心拆散他和竹蕴的翁君生说的。

“我爱你,我等着你带我离开。”这是她对竹蕴说的,款款深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