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179.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长的路是套路(1 / 2)

加入书签

孟白云光是想想这画面,都觉得炎泓懿对这个姓取向未明的男人,未免太过上心。

早就听闻炎泓懿男女通吃,看来是真的了。

孟白云坐定,那个长相富态穿着富态的男人就打发走了所有丫鬟,只留孟白云一人在亭子里。

目的性也太明显了,就跟倩女幽魂似的,大荒郊野外的,一个女人抚琴而坐,不是鬼是啥。

她现在,就算不被当作鬼,脑门上估计也写着四个字:我有目的。

只是,世上男子,十之**,总是难逃美色诱惑,不然,也就没那么多男人明知诡异,还白白送上门,让聂小倩吸干精气了。

她开始按照要求,弹奏琵琶。

一阵风起,白纱翩然,群居飞扬,画面一定很美她看不到。

弹了大半曲儿的,就看到两个人遥遥走来。

隔着白纱,看不清那两人容貌长相,只依稀见得,身材颀长高挑。

两人走到院子里,似乎被这意外的琵琶之音吸引,其中一人站立不动,另一人大步上来。

白纱被撩起,近乎粗暴。

闯进来的一张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的脸,给孟白云吓了一跳。

炎泓懿真是,重,重口味啊。

她故作受惊楚楚可怜样,紧紧的抱着琵琶:“爷。”

娇滴滴一声,大汉却丝毫不为所动:“谁让你在这的?”

“是,是……”

我去,忘记问刚才那胖子怎么称呼了。

失误啊。

她硬着头皮,胡乱道:“是老爷让我在这的。”

“卓轩?难怪说竹公子在院子里,原来只是为了引我们过来。”

竹公子!

孟白云浑身一怔。

缓缓开口:“竹,竹子的竹吗。”

“怎么,你认识我们竹公子?”大汉言辞并不因为眼前是个女人而几分客气,反倒满是警惕。

孟白云从他此刻的目光中就知道,她猜对了。

炎泓懿然她来勾搭的人,肯定是比女人还漂亮的皇上了。

她一心离开他,兜兜转转,却站在了一个离她如此之近的地方。

听这大汉的意思,龙傲寒并不在。

她得走了。

“爷,奴家只是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罢了,奴家先走了,奴家家里还有事。”

她急着离开,反倒让男人觉出异样,一把拉住了她的说完,试探着用力,就听得一声惨叫,他皱眉,这娘们不会武功啊。

手下意识的送了几分,孟白云真想骂娘。

这边的动静,引了钟宁。

“李魁,她是谁?”

凉凉的声音,和传闻中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皇帝,不沾半点边。

他走了过来,孟白云抬头看着他,他也对上她的眸子,忽然微微一怔。

认出她了?

倒霉。

“李魁,松开她。”

“是,主子。”

手腕被松开,青紫一片,孟白云倒抽着冷气,丢了琵琶揉手腕,疼啊。

“你先下去吧。”

“可是主子……”

“她不会武功,便是真是杀手,我也应付得了。”

圣意难违,李魁退了下去。

一时花园里,只剩下两人。

他看着她,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几分悠哉悠哉:“是你。”

妈的,果然认出来了。

“是我,怎么了。”

“呵,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胆子真的挺大。”

夸她呢,她可真谢谢他:“呵。”

一声不屑冷笑,眼前男人的笑意更浓,几分玩味:“你以为我是他?会这么容易就落入你的圈套。”

她的圈套,敢再不要脸点吗?

她这辈子走的最长的路,就是他们的套路了。

他敢说,龙傲寒的这些套路,他一点都不知情。

“我说,你别仗着自己是皇帝,就以为不怕你了。”

手腕陡然又被抓住,是更重的力道。

眼前本来笑意玩味的一张脸,也阴沉道骇人。

“你说什么?”

欺负她没武功,他妈的都欺负她没武功。

耍什么皇帝的威风,弄疼她,她就怕他了吗?

她抬头,冷冷迎视上他的眼睛。

“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杀了你,呵,那岂不是便宜你了,说,是谁派你来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