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182.第一百八十二章 白花花的银子送上门(1 / 2)

加入书签

水若寒看了唐印一眼。 满脸嫌弃:“你拖个这么丑的丫头出来干嘛?”

丑!

果然是京城第一教坊倾城坊的少爷,唐印这种不算美但也称得上清秀的姑娘,他居然能刻薄的用上个丑字。

他也在金州,还和鬼谷在一起,孟白云明白了,原来倾城坊也是保皇党。

先帝的蓝颜知己,舞秀舞坊主,真是深藏不漏啊。

“鬼谷,我头晕,这里到处都是迷药的气味,你先带我离开。”

“起效了,鬼谷,你可真是人才,你的药太厉害了。”水若寒满眼崇拜的小星星。

孟白云怔忡的看向鬼谷。

鬼谷似乎有些尴尬:“我不知道你也在,不过你放心,无毒无害,只是让人昏迷上几日罢了。”

“十日香?”

鬼谷的尴尬点,就是这里。

他知道孟白云对这药有不愉快的记忆。

点点头,他从腰包里掏出一个瓶子,打开,放到孟白云鼻子边上:“你闻一下就好了。”

闻了一下,神志顿然转醒过来。

孟白云夺了他的瓶子,放到了唐印鼻子边上。

唐印缓缓转醒,却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颤抖着指着孟白云:“你,是你……”

“啪!”才醒来的姑娘,就被水若寒一掌打晕了。

他可真行。

不过也省去麻烦,唐印要是嚷嚷起来,那些还半昏迷的士兵肯定会被引来,而且孟白云也不想现在和唐印做解释。

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你们下药,是要干嘛?”

“白云,你怎么会在这里?”

相思入了骨,此刻他眼中没有其他,只有眼前的人,他只关心和她有关的一切。

孟白云没得到答案,面对鬼谷的问题,也只是态度淡淡:“炎泓懿请我来的。”

“他,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你管的着吗?”孟白云冷然一句,鬼谷满目悲伤。

孟白云认命了,真是倒霉,逃到这里了,结果还是要被抓回去。

“龙傲寒也来了吧,走吧,但是即便我现在和你们回去了,难不保我下一次还会再跑,长安城这个地方,让我恶心,你们这些人,我也不想看到。”

鬼谷的神色越发的悲伤,水若寒对各种事情并不是太了解。

他唯一知道的就两件事,孟白云嫁给了龙傲寒和孟白云不见了。

“孟白云,难道你是从长安城逃出来的啊,你不会投靠了楚军了吧,难不成,你已经是炎泓懿的新宠了。”

“宠你妈。”

水宝宝一脸委屈:“女人怎么能骂人呢?”

“滚,走吧,别墨迹了。”

墨菲定律说,你越是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往往越是容易发生。

就如现在。

一路躲着,终于还是躲不过。

她往前走,手腕却被鬼谷拉住,她吃痛。

“嘶。”

“怎么了?”

“皇上和他身边那个李魁干的好事。”

那天手腕差点没被拧断,回来她拿着肿的馒头高的手腕告诉炎泓懿这是“实验对象”掐的,炎泓懿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还乐了半天。

鬼谷可不,他眼中满是心疼。

“你等等。”

百宝箱一样的荷包里,又掏出一个瓶子,拧开,倒在孟白云还淤青红肿着的手腕上,他动作小心轻柔,好像呵护一件稀世的宝贝。

看的水若寒一阵阵的不对劲,这不是龙将军的妻子,鬼谷兄弟的三嫂吗?

这关心,会不会太过了点?

“还疼吗?”

“不疼了。”

孟白云淡淡一声,抽回手。

鬼谷把药瓶塞住,送到她手里:“我只要知道你好便好,我知道你不愿意回来,我不会违背你的意愿,做你不爱的事情的。”

孟白云皱了眉,心里却涌起一股暖流。

虽然是个狗屁蓝颜,可是这时候却又让人念起了他的好。

“你走吧,这药记得擦,这丫头如果是你要保护的人,你大可放心,我们此行只是来取点东西,并不伤人。”

“取东西?”

水若寒用胳膊肘顶了下鬼谷,是在提醒他别多说。

鬼谷却道:“白云不是他人,不用瞒着她。白云,其实我们是来……”

孟白云抬手止了他:“算了,我不想知道,唐印给我,我走了。”

水若寒把唐印丢给了孟白云。

这缺心眼的,就不能好好放过来,这么一丢,孟白云给撞的差点摔倒。

鬼谷责了水若寒一眼:“你干嘛,白云不会功夫。”

水宝宝又一脸委屈:“这丫头羽毛一样轻,我以为她能接住嘛。”

鬼谷关切的看向孟白云:“你去哪里,我送你吧,你带着这个丫头,不好走。”

孟白云又抬手止住了他:“得,我行。”

说完,就算很吃力,也装作十分轻松的把唐印背在了身上。

鬼谷知道她的性子,他也只是想知道她住在何处罢了。

但是她不愿意,他不强求。

只要知道她在金州,她还活着,她好好的,这他就心满意足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