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189.第一百八十九章 再见龙傲寒2(1 / 2)

加入书签

“哼,三两银子,爷给你买棺材。复制网址访问 ”

伙计生气要扑上来,却被人拉住:“好了好了,一大早的别闹腾了,一会儿翁老板还要过来,瞧见了定要说的,回啦回来。”

富贵酒楼的人退了回去,虎子跟着孟白云一脸嘟嘟囔囔的不满:“这分明是敲诈,比我们做山贼的还黑。”

“那是翁君生开的酒楼。”

虎子可不知道什么翁君生。

“我管他君生娘生爹生,惹了爷爷不高兴,照样端了。”

“端你个脑子,我带你来,就是觉得你行事比起寨子里的兄弟们,稍微没那么鲁莽,虎子,你别给我添乱了,我这回静悄悄的来,办了事情,咱们就静悄悄的走,成不?”

心里莫名的烦躁。

本来是她的地界,她来去却都要鬼鬼祟祟。

而某些人,借着死了,在皇城根下晃悠的自在。

虎子不知道她这些心思,但是看出来她不高兴了,于是想着法哄她:“白云,怎么了吗?”

“没事。”

萧飞鸿看到孟白云眼眶微红,心头一怔:“昨儿夜里你去看你娘,彻夜未归,哭过了?”

“嗯。”

“白云,不然,把你娘接走吧,你听听能看到她,你就不会受相思之苦,不会难受了。”

她倒是也想,只是谈何容易。

她娘是不会愿意走的,如果想走,天高地阔,她外公一家都死的干干净净了无牵挂,她娘能不走。

见她蹙眉沉默,虎子略略心疼,她很少见到孟白云这个样子,于是,变着法的讨好孟白云:“怎么打扮的这么素雅,不然我们去前头买两身衣裳,我看着长安城里的娘们,打扮的都是花枝招展的。”

“不了。”

孟白云兴致索然。

虎子又变戏法的掏出一朵小花:“送你,刚刚在路边折的。”

孟白云没接,倒是萧飞鸿小胖手捞过了花,丢了手里的糖,三两下的折断了花杆,把小花簪在了孟白云发间,献宝似的乐呵:“娘亲真是天下第一美人。”

孟白云笑了。

虎子心也松了一下,又掏出了一支翠玉发簪:“昨天那家店顺来的。”

靠,这个舅舅能不能做点正经事。

当着孩子的面,他敢不敢不要这么杀伤抢掠无所不为的?

“来,我给你簪上,保管比这朵花更美。”

孟白云知道虎子是想让自己高兴,她也在孩子面前,给他留了几分薄面,停下了脚步,任由虎子转到她面前,仔细贴心的将发簪,簪到她丸子头上。

虎子簪了簪子,一脸满意:“刚刚在路上听人家说有个叫红袖阁的地方来了个小红牌,倾国倾城,我瞧着只有我们白云,才当得起这四个字,看后头那男人,光是看你的背影就看呆了。”

孟白云一怔,转过头,转过头,就对上了一张古铜色的面具。

隔着小半条街,几个人,他站在那里,初升的日头之中,一张面具古朴清冷,面具后的眼睛,喜怒莫辨。

她后脊梁骨微微一僵,下一刻,却是瞬时的挽住了虎子的手,抬眼看向虎子,笑的温柔婉约,看的虎子汗毛一竖,那个不自在啊。

正要开口说什么,孟白云已经挽着他转了身,继续往前,声线,压的很低:“别回头,就这么走吧。”

“你怎么了,白云?”

“别问。”

“哦,你挽着我不好抱孩子吧,我来。”

他另一首绕过孟白云的身前,抱过了萧飞鸿。

萧飞鸿乐呵呵的趴在虎子肩头,小牙齿狗狗一样啃着虎子肩头上一截拱起的布,孟白云训了他一句,说他不嫌脏,他咯吱咯吱的笑。

他当真是个极爱笑的孩子,和他爹,完全不一样。

龙傲寒身侧的拳头,紧了又紧,指甲陷入掌心,浑然不觉。

好一幅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景象。

离开他,他生不如死,她却潇洒自在。

她可别忘了,她还是他龙傲寒的女人。

心里,一抹恨意,右手手腕,隐隐作痛。

那上头,白云两字,是他思念至深的时候,自残刻上去的。

每次想她,伤口就会隐隐作痛。

却从来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痛的剧烈。

沈绮罗小跑着过来,仰着小脸一派天真:“竹蕴哥哥,怎么了的,转个眼就不见了你,在这里干嘛呢?”

那阴霾的神色,恢复了寻常淡泊之色:“没什么,走吧,送你回秦王府。”

沈绮罗一脸不愿意:“我不想回去,竹蕴哥哥,我不想住在那里。”

“绮罗,你自醒转过来,记不得太多事情,唯独这任性的毛病,一点没改,太后赐的婚,可不是儿戏。”

“哼,绮罗虽然记不得许多事,但是知道竹蕴哥哥是绮罗最最最喜欢的人,至于那个秦王,我不知道怎的,看着他就觉得烦,他虽然对我不错,可我总觉得,他也是那时候失的记忆,绮罗也是那时候记不得好多事,我们好像有什么牵连似的,让我怪不舒服的。”

“别多想,你是落水的,他是被行刺受重伤的,怎能联系到一起,走,我送你回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