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204.第二百零四章 喝醉后的人格分裂1(1 / 2)

加入书签

出了宫,天色蒙蒙亮。

手中那盒榛子酥,沉甸甸。

本来要回客栈的,不知不觉却走到了孟府。

也有几日没回来了,她娘和妹妹之前进宫陪伴太后了,现在应该回家了。

孟白云轻而易举的翻上墙头,踩着屋檐悄无声息的潜到北苑。

紫鹃已经起床,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在打水。

孟白云起了玩心,捡了一颗石头丢她,吓的紫鹃一个激灵。

“谁,谁?”

“你大小姐我。”

稳稳落在紫鹃面前,紫鹃一看是孟白云,瞌睡顿醒了,十分欢喜。

“大小姐,你怎么一大清早就来了。”

“呵,我娘呢?”

“夫人在宫里呢,吩咐了奴婢如果您过来找她,就把这个转角给您。”

紫鹃从袖口里拿出一封信。

孟白云拆开,一看皱了眉。

她娘劝她离开长安城。

为何?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孟白云想到了罗芳,这厮不可能不告状,看向紫鹃:“这几日,府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紫鹃压低了声音:“大小姐你可真神了,还真的出事,罗姨娘这贱人遭了报应,嘴巴不知道怎么的给人缝住了,死里逃生的回来,整个人都血淋淋的,嗓子也哑了,她又不认字,咿咿呀呀谁都不知道她说的什么。”

嗓子哑了,唐印可只是缝住了她的嘴而已。

或许,是唐印后来又折磨过她吧。

哑了也好,不会告状,也省得她被她娘念叨,她娘是素来不喜欢她们和孟世军的女人为敌的。

只是奇怪了,沈绮萝都回来了,太后有那么喜欢她娘吗,怎么还留在宫里。

“罗芳那是罪有应得,我娘有没有送信来,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反正奴婢是没得到消息,连二小姐也还在宫里,你说她心里得有多苦。”

紫鹃叹息一声。

继续道:“太后先前是多疼爱她,拿亲闺女一样,三天两头叫进宫去,现在好,成不了婆媳了,太后还叫她进宫作陪,这岂不是让二小姐思及往昔,心里难受吗,何况秦王和沈绮萝也进宫了,太后要是当着二小姐的面对那沈绮萝好,二小姐肯定难受死了。”

也是,只是有些事,孟白云也爱莫能助。

孟云朵但凡能少爱钟玉一点,心境也就能豁达一点。

所谓的难受,还不是因为深爱着钟玉。

孟白云想到前天晚上酒楼里钟玉对沈绮萝的深情,心里就不舒服。

他忘了她可以,记不得孟云朵也没关系,可现在满心满眼只有沈绮萝一个女人算个什么事。

沈绮萝那贱人命也是真的大,她居然两次都弄不死她。

不过机会还有,现在萧虎交给了皇太贵妃,她老人家出手,要救出萧虎就再也不用去求爷爷告奶奶的了,她只要等着就是。

翁君生的十日之期,也作废。

她在京城还得待一阵,至少要等到她娘出宫,把她娘和她妹妹一并带走。

太后老太婆过个生日还过个没完没了了,到底什么时候让人回家。

孟白云真想进宫直接把她娘和妹妹拉出来,当然,进去一趟,不容易啊,要拉两个人出来,呵呵,更是做梦。

眼下,也只有等了。

*

三日后,萧虎平安回来。

皇太贵妃办事果然牢靠又麻溜。

萧虎前脚刚踏进房间,孟白云后脚就拿着他和唐印他们的行李,把萧飞鸿往唐印怀里一塞,连人带行李的给赶进了马车。

妈的,被人掣肘的感觉真是受够了。

她独来独往这条命也没多值得眷恋和顾念,可身边这些人,一个个都住在她心尖尖上,那种被人揪住心脏的感觉不好受。

萧虎这件事孟白云是吃了教训,也意识到自己身边涌动着好几股力量。

这些力量,善或者不善,对她来说,都是的不美好的。

让她留下的,会拿她的人来威胁她。

让她走的,也拿她的人来威胁她。

当时回长安城探亲,打算的顶好,悄无声息的来,探完亲,再悄无声息的走。

但是显然,从她刚回长安城那天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潇洒来去。

三年了。

她娘在孟府受尽委屈,她不管?那她还是人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