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百一十章 不忍不忍还是不忍(1 / 2)

加入书签

孟白云脑中两个人纠结了半天,结果也没纠结出个结果。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超多好看小说]。 更新好快。

她只能叹息一口,顺其自然吧。

钟‘玉’给她满了一杯茶,月‘色’下,注视着她的目光,温柔深情。

“当年我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今日还能与你喝一杯茶,白云,你会怪我推掉了云朵的婚约吗?”

说起这件事,无疑是给孟白云提了个醒。

她自顾自问道:“对了,太后一直留着我娘和我妹在宫里是要做什么啊?”

他和她谈感情,她和他聊亲情。

他轻笑:“我并不清楚,你想知道,我明天进宫帮你问问。”

“行,那我明天再来找你。”

说完,站起身要走,实在是尴尬,时时刻刻要提防着钟‘玉’问她讨债。

他要是再提起当年的事情,孟白云肯定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是,钟‘玉’哪能这样放他走。

他轻咳起来,牵动了孟白云的心。

“你怎么了,是不是这里风太冷了,不然,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无妨,只是当年伤了心肺,之后就一直不转好,每到夜里,总会咳嗽。”

好吧好吧,逃避果然不是一种端正的态度。

当年,当年,他重提当年,让她满心负疚,有些事她是赖不掉的了。

她在他边上坐定,轻轻抚着他的后背:“好些了吗?”

他转身,微微一笑:“不碍事,我早就习惯。”

他越是这样,她的负疚感就越浓。

“对不起啊,如果不是我硬要和你打赌,咱们也不会在紫竹林遇险,你也不会受伤。”

“我说过,你是我的命,为你豁出‘性’命我也不在意。白云,如今我记忆恢复了,想起了当年的事情,那场刺杀,分明是竹蕴和沈绮萝联手安排的,一个引‘诱’你我去紫竹林,一个设下埋伏伏击你我,沈绮萝已死,竹蕴我也不会放过,只是白云,那日你为何会和竹蕴一起出现在酒楼?”

钟‘玉’说完,不动声‘色’的看着孟白云的表情,分明是试探。

孟白云的回忆被拉扯回了三年前。

当年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也是疑点多多。

她确实被送去了紫竹林,还是被龙傲寒的娘,龙老夫人送去的。

从这点来说,这件事不可能和龙傲寒全无关系。

之后紫竹林暗杀,沈绮萝对她痛下杀后,龙傲寒随后出现,却又差点要了沈绮萝的命。(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HuaTang.Cc 提供Txt免费下载)

从这点上来说,龙傲寒又好像痛恨沈绮萝的刺杀行为,和这件事没关系。

然后她被囚于竹府,各路人马来为龙傲寒做说客,其中黛萝说了刺杀这件事是沈绮萝自己的主意。

可如果是这样,龙老夫人送她去竹林,难道也是沈绮萝的主意。

孟白云自认为不算笨,这件事上她却有解不开的疙瘩。

见她锁眉不答,钟‘玉’紧追着问了一句:“你是否忘记了伤疤,又和他在一起了?”

他语气低沉压抑,似在质问。

孟白云回过神,淡笑一声:“我没那么贱,不过当年的事情也未必如你所料。”

“你在替他说话?”

呵呵,是吗?

她不认为,她只是实事求是罢了。

不过显然某人不爱听,行,那就不说了,反正钟‘玉’迟早会知道龙傲寒的身份,到时候,兵戎相接是难免,孟白云就算现在一心要做和事佬,把龙傲寒从刺杀事件中摘出来,也改变不了龙傲寒和钟‘玉’确实处于敌对身份的事实。

钟‘玉’如今要为三年前的事情对付龙傲寒。

龙傲寒身后,不但有扮猪吃老虎的皇上,还有名震天下武林盟主,加之他自身就不是个善角,钟‘玉’断不可能简简单单就收拾的了龙傲寒,或许反倒还会吃亏。

孟白云不由提醒了一句:“我没替他说话,只是他未必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当真以为沈绮萝这么简单就能死了,那只是因为沈绮萝是他的一只弃卒罢了,和他‘交’手,你还是小心点的好。”

“白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他区区一个商人,能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还是他其实不只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

他的试探之意藏在深处,孟白云淡淡一笑。

“我能知道什么,只是凭直觉,你说我这么聪明人都在他身上栽了跟头,他岂是泛泛之辈。”

钟‘玉’眸光微微暗沉,龙傲寒到底有什么好,让孟白云到如今,都偏袒着他,帮他隐藏着身份reads;。

钟‘玉’以为,孟白云即便不爱自己,也定会站在自己这一头。

如今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心情‘阴’郁,周围的气氛也陡然冷了几分。

孟白云敏锐的感觉到了:“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到三年前的事情,心中犹然带着恨意。”

他巧妙掩饰,孟白云却隐约觉得他在说谎。

只是她不想深究,她不日就要离开长安城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将和她无关。

不想谈政治,孟白云扯开了话题:“你府上,是不是住着一个大夫,叫仙谷的?”

“是,我失忆之症久久不能治愈,母后贴出皇榜,说是谁能治好我,就重金奖赏,她就是揭了皇榜而来,吃了好几个月的苦‘药’,丝毫也不奏效,直到看到你,所以说,你才是我的‘药’,治愈我的良‘药’,白云,别走了,为我留下可好,你曾答应过我的。”

到底还是说到了这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