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粘糊一晚上(2 / 2)

加入书签

拍了拍他:“干嘛不说话?”

他很自觉,松开了点:“白云,谢谢你。”

他莫名其妙一个道谢,她却觉得很中听,调皮问道:“谢我什么?”

“所有。”

“比如?”

她不依不饶。

他脸上有些怪异的像是不好意思的表情,下一刻,封缄了她的‘唇’,用最原始的办法,给了她所有她想要的答案。

这个男人,就是觉得你哪哪都好,哪哪都是上天送给他的馈赠。

孟白云热情的回应着,这无疑比任何催情‘药’剂都有效用,他的‘吻’从温柔趋于粗暴,手开始在她身上衣服拉扯。

眼见着**,‘门’外一道人影,两人同时惊觉。

“谁?”

巫寻叩‘门’的力气都省了,放下手:“是我。”

孟白云忙整了整衣服,巫寻暗恋着她,虽然她的态度很明确,架不住人家笨无法体会到她的拒绝,她这么个样子出去,还不得刺‘激’到人家的小心肝。

龙傲寒却使坏的抱住了她,一面亲‘吻’着她的耳朵,一面对外面慵懒道:“有事吗?我们正在忙。”

说完,粗喘了一声,很是故意。

孟白云拿脚后跟哆他,他也不躲。

孟白云转头要瞪她的,却被他趁机含住了嘴‘唇’。

理智顿然被‘抽’走了几分,等到意识到‘门’口巫寻还等着,孟白云着急要推开他,他已经邪笑一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都走了。”

“龙傲寒,你怎么就这么坏。”

她咬着他的肩头,尖牙利齿,一口可咬的半分都不轻。

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嘴角勾着一抹宠溺的笑。

将她放在‘床’上,亲‘吻’她的‘唇’,离开:“你是我的。”

再亲,再离开:“你是我的。”

如此,反复,继续。

直到孟白云晕头转向,主动勾住了他的脖子,封住了他所有的话。

为了百里千星的事情,孟白云头一晚上没睡踏实,今天又找了半天,下午还去了趟驿馆,这会儿回来还折腾的‘精’疲力尽,腰骨酸痛,她是铁打的‘女’汉子,也扛不住,云收雨散,不及擦洗身体,就在龙傲寒怀中沉沉睡去。

再醒来,天亮了。

已经是翌日的清晨,龙傲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她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块‘玉’佩。

上好的‘鸡’血‘玉’,百年难寻。

‘玉’‘色’火红如血如骄阳如烈焰,‘玉’质却极为温润通透,放在手心不知道多久了,带着她的体温,细细摩挲,有字。

孟白云拿了一看,写了两个字:孟宝。

她脸嗖然红了,老土,谁还管媳‘妇’叫宝啊,这年头,不都流行叫娘子吗?

即便如此,还是细细摩挲着,嘴角噙着一抹暖暖的满足的笑。

苏儿敲,无人应,再敲,依旧无人,以为孟白云出去了,推‘门’进来,就看到在‘床’上一个人傻笑的孟白云。

她愣了一下,孟白云也看到了她,忙敛去了笑容:“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苏儿有点委屈:“敲‘门’了,您没听到。”

孟白云坐起身,捏着脖子:“什么时候了。”

“还早,您要不再歇会儿?”

说着要退出去,孟白云喊住了她:“不了,起了,还要练功呢,荒废了好一阵了。”

苏儿上前,伺候她洗漱更衣。

其实孟白云说过不让苏儿做这些,但是她做习惯了,怎么说也不改,孟白云也由着她。

把‘鸡’血‘玉’小心收好,孟白云到算着过几天,找的巧手的,给她编个流苏,她也学公子哥们,坠到也腰间显摆。

出去练了一通武功,苏儿这是头一回看到孟白云练武,直接看呆了。

孟白云最后耍了一套拳法,最后收势是时候,苏儿还啪啪鼓起了掌,孟白云觉得,现在要是百里千星过来拿个铜盘给自己兜钱,苏儿保不齐真能忘里头丢两铜板。

帅气的一甩头,她媚眼一勾,看向苏儿:“怎么样?”

“大小姐太厉害了。”

“嘻嘻,那必须的。”

她毫不谦虚,苏儿看到她满头的汗,又心疼了,拿了帕子过来:“大小姐擦一擦吧。”

孟白云拂开苏儿的手:“不了,我直接洗个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