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番外 普通的恋爱模式(1 / 2)

加入书签

每次牙疼的时候,艾茉莉总会想起那个突如其来的吻。

当时她为什么要逃走呢?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为什么没有当街直接将那个臭男人给打死!

从那天之后连续四五天艾茉莉的脸都阴着。白鹿鹿开始的时候还问过她一两次,艾茉莉说牙疼搪塞过去了。麻个鸡的让人占了便宜居然没机会找回场子来,简直是郁闷的不要不要的。

唐璜也明显地感觉到了艾茉莉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更加温柔地陪伴着。可对于艾茉莉来说,现在满脑子都在想下次见面的时候一榔头打死顾诚人那个死不正经的。

然而第二次去上药的时候,顾诚人并不在。

负责照顾她的是上次那个叫做白泽的医生。艾茉莉虎着脸坐在诊疗椅上,张着嘴让白泽看大牙的情况。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院长有点事,所以这次我来给你上药。”白泽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有些歉意地说道。

艾茉莉摆摆手:“没关系,要不然我也不想见他。”

白泽深深地看了艾茉莉一眼,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拿着小镜子和卷了脱脂棉的牙钩示意艾茉莉张开嘴。

简单的复诊之后,白泽再一次给艾茉莉上了药,临走的时候叮嘱她务必要忌口的东西以及短时间内都尽量不要吃过硬的东西。艾茉莉捂着脸来捂着脸走,白泽这样正常的医疗方式她反而比较能够接受。

从三楼可以看到街道上白衣少女推开玻璃门走到街上,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似乎是给谁打电话确认是否直接回学校,然后就看见白衣少女走到街边抬手拦了一辆车,钻进出租车里开走了。

“叩叩”外面有人敲门,顾诚人放开窗帘走到办公桌旁坐下:“进来。”

白泽推开门就看见顾诚人装模作样地在电脑前面敲打着,低头笑了笑走了进来。

“总算是把人给盼来了,你倒是下楼迎接啊。怂了?”白泽将艾茉莉的病例放在桌上,打趣道。

顾诚人白了他一眼,淡漠地将病例拿过来仔细地翻看着:“还上几次药?”

白泽忍着笑坐在他对面:“还有两次基本上就消炎了,堵一下就可以了。要不要赠送一次洗牙?”

顾诚人随手将病例放一边:“不用,她的牙齿保养的不错,洗牙容易造成牙齿松动。”

白泽看不惯他这要死要活的样子,敲了敲桌子:“是谁说看上了就直接拿下的啊?”

顾诚人一把扒住电脑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亲了她,她下车就跑了啊。下大雨呢,下车就跑了。”

白泽目瞪口呆地看着顾诚人:“你……以前见过她么?”

顾诚人耸耸肩:“没有,一见钟情怎么了?”

白泽噎了个:“再怎么一见钟情也不能上来就亲啊。她要是不下车你打算干吗?直接打包回家?”

顾诚人歪着头想了想:“带她看个电影再送她回去。”

白泽直接扶额了:“果然男孩子过了十几岁就得交女朋友,像你这种二十多了还没拉过女人手的奇葩一出手就特么能把人吓死。你居然能活着回来没被打死也没被抓进警~察局,小丫头给你面子啊。”

顾诚人在他们这一群哥们儿里年级最小,哥哥们都很疼他,以左及川为首的同龄五人组更是将顾诚人宠上了天,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妞儿敢接近顾诚人。哥哥们生怕最小的幺弟让那群流口水的狼女们祸害了,顾诚人都20了还没跟女生单独相处过。

是他们的错,都是他们的错。白泽捂着脸,所以顾诚人又不是个妞儿,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将顾诚人给圈养起来的啊。

实际上左及川看得这么严格,并非单纯的处于对顾诚人的宠爱,更多的原因是因为顾家老太太的嘱托。顾家家大业大的,绝对不可能允许顾诚人随便找个妞儿谈个恋爱就结婚的。这一点上左家虽然也是一样的,可左及川却没人看着他,交过的女朋友都够组一个排球队的。

“诚人,喜欢一个人,要从最基础的接触开始进行,不能直接就攻本垒,会死的。”白泽耐心地给他普及知识。

顾诚人靠在椅子里,眯着眼:“你说这些我都懂,这么多年光看你们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就什么都学会了。所以我想换个方式。”

白泽怔怔地看着顾诚人,默默地起身,他还是通知一下左及川吧,查一下那个小丫头的家底,这小子看上去是绝对的动了真格。

顾诚人哪儿能不明白白泽要做什么,他并不阻拦。查清楚了他也受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理由,就是第一眼,他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就应该是属于他的(艾茉莉:死远点好么?)。

这种感觉,是他生平第一次有。在他看来,世上的人都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他知道家里管得严,可他不在乎。靠近他的,他看见的女孩子们,从未有人让他愿意多看两眼。曾经有段时间,他甚至怀疑自己喜欢男人。可是他再三地确认过后,他认为自己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

艾茉莉没有直接回学校,唐璜来电话,今天是唐家叔叔阿姨银婚纪念日,他们家举办一个小小的宴会,请了亲戚朋友。艾茉莉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出席,毕竟这么多年唐家夫妇对她很好,唐璜唐卡也跟她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于情于理都要去一次的。

买了一大束花,贵的她也买不起,买了人家也未必心安理得地收下,不如花束,既能表达心意,又不至于给人压力。

到了唐家,艾茉莉就开始后悔了,她看见了盛装出席的白鹿鹿,心里顿时咯噔一声。这个节奏,分明就是儿子偕同媳妇一起给爹妈庆祝的节奏啊喂!

捧着花,艾茉莉站在唐家门口,那一步说什么都迈不出去。

唐璜站在门口迎客,远远就看见艾茉莉从出租车上下来,笑着等着她走近,可艾茉莉走到大门口就站那儿不动了。唐璜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还是扬起笑脸朝着艾茉莉走了过去。

“还买什么花啊?”唐璜笑着接过艾茉莉手里的花束。

艾茉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没准备什么东西……”

唐璜笑着揉了揉艾茉莉的头:“傻丫头,咱们家谁跟谁啊,你来我爸妈就够开心了。”

艾茉莉心里哀嚎,问题就特么出在这儿啊!

白鹿鹿正跟唐卡他三姨聊天,看见艾茉莉就笑着跟三姨到了个歉朝着艾茉莉走了过来。

“你怎么穿这身啊?”白鹿鹿挽住艾茉莉的胳膊。

艾茉莉冷着脸:“你怎么不告诉一声?”

白鹿鹿的笑容僵在脸上:“我以为你知道。”

艾茉莉轻轻将白鹿鹿挽着她的手推开:“我去看牙医了,才回来。叔叔阿姨在哪儿呢?我去打个招呼就走了。晚上还有事。”

白鹿鹿眼皮一跳,连忙堆上笑:“能有什么大事啊,叔叔阿姨都等着你来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