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十九章 听不习惯(1 / 2)

加入书签

只不过这一向不喜欢被人顶撞的何定山听不习惯罢了。

他拧着眉头,似是在隐忍些什么。

杜书雅是何等的聪明,她当然看得懂何定山这刻意隐忍的表情或许是因为有事要求自己。

按照平日里何董那不可一世的状态来看,怎么能允许自己被顶撞呢?

“说吧何董,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事?怎么,翻了我的店和我的家都没有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害怕了吗?”

“杜书雅,你特么……”

何定山愤怒的捏着拳头,那嚓嚓的骨节声响格外清晰。

“别憋着,把后面的一块儿骂出来,你这个死丫头,你特么不知好歹,都说出来啊,像平常那样。”

杜书雅悠悠的道了句,冷笑着。

在何定山愤怒异常几乎要面临崩溃的时候笑得更加璀璨夺目。

这四年来,何定山也是了解杜书雅的性格的。

这个丫头体内有股子轴劲儿,不得不承认,杜书雅的性格和自己很像。

桀骜不驯,嚣张至极。

但,他今天过来自然是有事要处理的。

他不得不顺着杜书雅。

何定山伸手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文件夹递了过去,不知不觉间,脸上便多了几抹慌张和焦躁。

“这份文件你让高正阳签一下吧!帝国赌场公关部将这份文件递到了派克集团总部,没想到却被打回来了!你找个机会吹个枕边风儿,让他把合同签了,尽快把资金拨过来。”

果然!这老家伙找她绝对没好事。

杜书雅深吸一口气,用笑容忍下自己心头那蓬勃待发的怒火。

越是生气越要笑,要笑得灿烂。

“枕边风儿?我吹给谁啊?能让我吹枕边风儿的只有夜店牛郎了!”

杜书雅这是摆明了态度要把自己当做浪荡女,将那屈辱性十足的言语硬生生化成了一股子媚劲儿。

“杜书雅!你少在这里给我装疯卖傻。你是何家的孩子,就势必要分担家族的责任!趁着现在高正阳宠你,这事儿要抓紧办,男人的新鲜劲儿一过再漂亮也没有用!

“昨天晚上,高正阳住在医院了对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现在还是勾搭在一起的!”

“哟,高正阳昨晚住在医院了吗?可惜没住我这儿,不知道临幸哪家姑娘了。”

杜书雅将话说得风骚异常,那是绝对要和高正阳撇清关系的。

她知道何定山不是天真浪漫的果敢,没有那么好忽悠。

但是没辙,不管何定山信不信,她都要这么说。

何定山必然是不信的。

虽然他没有直接目击高正阳昨天晚上在杜书雅病房住着,但他的人一直守在楼下。

说高爷进了医院住院部后一夜未出,这点总是对的。

然后这后面的话何定山还没有说出口,他的手机便响了。

电话另一边的人到底是谁杜书雅也不知道,可能出了什么要紧事吧。

眼前的老家伙脸色迅速变得铁青。

挂了电话,撂下了句。

“你给我好好想想,这事儿抓紧办!”

杜书雅犹豫了片刻,对着何定山勾了抹阴森森的冷笑。

“把文件放下吧。”

听到杜书雅这么一说,何定山一直紧揪着的心也算是落下了一半,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何定山走后,杜书雅摩挲着自己膝上那不算沉重的文件夹便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说她也是何定山的亲生女儿吧。

她做了手术三天后这个老家伙才露面,却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说,劈头盖脸就是让她利用高正阳。

好吧,就算她从来没有对这个亲生父亲抱有期待,但老天爷也不能这么不靠谱的屡次三番来试炼她吧?

还好她的心脏健康,否则这个时候不是要被何定山活活气死吗?

打开了文件夹不过是草草的翻了两页,杜书雅便立刻了解这份文件会被派克集团总部退回来的原因了。

这明明就是一份非常不公平相当于割地赔款般的协议。

派克集团要投资一百亿并且自负盈亏,用杜书雅这种对商业语言不敏感的大脑来翻译就是高正阳要特么把一百亿当水漂撒给何定山。

杜书雅揉了揉脑袋,将文件架扔在一边,她现在真的想要问一问何董。

你把高正阳当傻子吗?

他为毛线要给你一百亿花着玩?

他脑子里有病吗?

长吁一口气……

杜书雅竟然被何定山这诡异的行为逗笑了。

好不知廉耻的老家伙。

然而她这手还没有从床头柜前离开,放在旁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非常没有格调又老土的响铃声,铃铃铃……

是高正阳打来的。

视线从依旧放在床头柜的保温瓶上扫过,慢条斯理的将电话拿了起来。

“喂?”

“在做什么?”

深夜时分,高爷的声音已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疲惫,带着喑哑,倒显得低沉好听。

“睡觉。”

杜书雅淡淡的回了两个字,没有啥波澜也听不出喜怒。

或许是因为这四年里真的发生了不少事,现在的杜书雅就像是一直刺猬。

身上的每一寸都是厚重的防备。

“不许睡,我五分钟后到。”

可是高正阳这话音儿还没落,杜书雅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的制住了他。

“等等!你不要来医院!”

人多口杂,以前不知道这四个字的含义今天也算是都懂了!

高正阳不过是在她这里留宿了一晚,今天这不仅果敢知道了,连何定山都知道了。

她的私生活还是不要被暴露得好。

想到这里,杜书雅便连忙补了句。

“把你车子开到医院后门的隔街去,停得远一点,我正好有话要和你说,在那儿等我!”

“初儿你的身体不能离开医院,你乖一点,我上楼去看你!”

“不要!你就在那儿等我,我这就下去。”

压根不给高正阳反驳的机会,话说完杜书雅便挂了电话。

手术后的第三天,她格外牛气冲天的打算私自逃离医院了。

想到这里,杜书雅便非常想要为自己的机智勇敢点赞。

崔楚钟帮她拿了些衣服过来,全都是些舒适款的运动衣。

杜书雅随便拿了套衣服换上,将外套的领子翻起来,拉上拉链,挡住了自己小半张脸。

文件夹太大不方便拿,便干脆的将里面的文件抽出来,甩掉夹子。

杜书雅站在门边长舒了一口气,现在自己的伤口好得七七八八。

可是剧正阳运动还是不成,没了以往的行动力,走起路来也慢了半拍。

溜出病房,顺利的溜上电梯,按照果敢告诉她的医生特殊通道离开了医院。

三天没有离开病房,这猛地一吹冷风便感觉身体再打着颤。

夜色寂寥了不少。

医院后门旁便是自配的停尸房,冷气机在风中轰隆隆的打着转儿。

杜书雅一向不惧怕这些东西,揣着口袋一步步的向医院外挪着步子。

或许是被这冷风一吹头脑清醒了不少,杜书雅的脑海中立刻蹦出了杂七杂八的念头,但是有些乱糟糟的。

怀里揣着的是何定山交给他的文件,曾经他们有过君子约定,她要帮助何定山完成三件事,这其中一件便是推进全球赌场案。

言而有信这种东西和何定山压根不用讲究,毕竟这个老家伙也习惯了不择手段。

那么她就来和何定山比比看吧,他们两个,谁更臭不要脸一点!

这几天来除了输液,杜书雅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吃。

看着平常只需几秒钟的几步路硬生生走了十几分钟她便气打不一处来,可是她却又无奈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高正阳果然听话的将车子停到医院隔街去了。

今天这厮开了辆掠夺者SUV,全黑色的大家伙像是猛兽般趴在路灯下。

然而靠在车边向医院门口张望的那道高挺身影却比那辆大家伙更显威武无数倍。

看着不远处那个小丫头艰难的往自己这边挪步子,高正阳的眉头便不知不觉的蹙了起来。

这丫头拧个什么劲儿,明明身子还没有完全好还非要自己跑出医院来。

逞强!

这么想着,也不打算让杜书雅继续径自折磨自己了。

他大踏步的冲着那道倍显柔弱的身影走过去,二话不说,拦腰便将她抱了起来。

“怎么今天非要到医院外面来,和谁较劲儿呢?”

杜书雅自然没有拒绝高正阳的怀抱,她乖巧的呆在那个男人倍显温暖的怀中。

视线扫过那道刚劲的侧脸,悠悠的道了句。

“医院人多口杂。”

“怎么?害怕了?”

高正阳的脸色也是清平淡然,他对杜书雅努了努嘴。

怀中的丫头便聪明的从他的大衣口袋中摸出了车钥匙,开锁,拉开车门。

让双手都被占着的高正阳将自己放在了副驾驶上。

一连串动作配合默契并且毫无停顿,就像配合过很多次那般。

上了车子,高正阳便将车内顶灯调暗,又升起了有色玻璃。

将驾驶座向后调了调,抱着杜书雅轻了不少的身子放到自己的膝上。

点了点那嫩嫩的鼻尖,又咬了咬那娇嫩欲滴的唇瓣儿,开口问道。

“这是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何定山找你去了?”

“你猜到了?”

杜书雅这一边说一边将怀里的文件掏了出来,在高正阳的眼底甩了几下。

“好吧,既然高爷料事如神,那么就再猜猜吧,何定山要我做什么?”

纤长的手指轻轻将文件纸扔在副驾驶座上,伸出那双细细的胳膊环住高正阳的脖颈。

眼波平静,脸色淡然,可就像是能勾人魂儿似的,看得高正阳神思凌乱。

“何定山不会要你来勾引我吧?”

高正阳的唇瓣噙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淡笑,将怀中的女孩抱得更紧。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一个冷得如冰,一个热得如火。

男人的大手轻轻扶过女孩的背脊,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了。

昨天躺着还没有那么明显,今天弓着身子坐在他的怀里,这才感觉到杜书雅最近瘦得有多厉害。

眉头,不知不觉的紧紧拧在一起。

“我派人送的汤喝了没有?”

哎呦喂,这家伙还挺上道儿,自己提起来了。

“没喝!”

杜书雅果断答,笑眯眯的还不忘补充个理由。

“不是你亲手做、亲自送的我不喝!”

“傻丫头,是自己的身子重要还是谁送的重要?”

高正阳记得自己昨晚答应过杜书雅要亲手做、亲自送的。

可是没办法,有急事耽搁了。

他一向不喜欢为自己辩白,所以也只是叹了口气,又继续问。

“今天吃东西了吗?”

这次杜书雅是用动作回答的,她对着高正阳晃了晃自己的左手背。

一根冷冰冰的滞留针插进皮肉,被一条医用胶带捆着。

这是为经常输液不易于拔针的病患设计的,枕头极软。

可是任意弯曲,输液的时候不用每次都挨扎,方便得很。

杜书雅这画外音自然明显,虽然我没吃东西,但是我输营养针了,死不了。

“胡闹!不吃东西身体怎么会恢复!杜书雅,你还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高正阳的眉头拧得死劲,一下子便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杜书雅这丫头就那么喜欢跟自己找别扭?

不知不觉间,高正阳的手劲儿便大了些,捏着杜书雅那细细的肩膀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喂,你轻一点儿啦!我肩膀要断掉了!”

杜书雅挣扎着道了句,跟着便将脑袋趴在高正阳的怀里,汲取着这个男人身上的温暖。

不得不说……

虽然高正阳没有亲自来给她送汤、自己有点儿小别扭。

可是这个时候将身体靠在他的身上,又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必要想太多。

他们两个本来不就是炮友的关系吗?

能嫉妒吃醋生气发狂的那是夫妻,不该属于奸夫淫妇。

这么想着,天性乐观的杜书雅也舒坦了不少。

“你知道今天让我最不开心的事情是什么吗?”

“何定山?”

“不是。”

杜书雅轻笑着道了句,但那笑容中更多的却是苦涩。

“今天下午去做检查,排在我前面的姑娘和我抱怨,她做了个小小的阑尾炎手术却被她爸爸喂胖了十斤,家里卖猪肉的,自家爹爹变着花样的弄好吃的给她,她不吃她爹就和她急眼。”

“就因为这个不开心了,羡慕人家?”

高正阳轻轻抚着杜书雅的长发,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腻着。

他抱着她,温暖她,想要把亲人、父亲不能给的温暖全部给她。

“猪肉贩子的女儿切个阑尾胖了十斤,帝国赌场的女儿切掉一整个肾却瘦了十斤!这样的事实有点儿是不是很心酸?”

话虽然说得悲凉,杜书雅却是在笑着的。

就像自己嘲笑自己,又像是对于何定山的冷漠一点儿都没往心里去。

“比起何定山打算利用我来找你要钱这件事,啧啧,这猪肉贩子家闺女貌似更伤害我!”

“走吧!”

“去哪儿?”

杜书雅挑了挑眉,抱着高正阳的脖子不打算撒手。

“去我家。”

“去你家做什么?”

“我也当回猪肉贩子,把你喂胖二十斤,平衡下你的失落感!”

不得不承认,在听到高正阳说这句话的时候。

杜书雅体内的一切不平衡,一切失落以及一切小清新的忧伤都被治愈了。

每个雌性生物都喜欢被人宠爱,无论这雌性生物的性格如何或是本事多大,这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

渴望被爱胜于爱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女人嫁给爱自己而自己不爱的男人,而男人大多数都只会娶自己爱的女人。

心中有点儿小感慨,小矫情,但很快便敛去了。

将何定山给她的文件收好,重新放在怀里,这东西还有用,她得留着。

夜色更深。

高正阳开了自家门,迎面扑过来的便正是整点报时的声音。

唔……

深夜十点,那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刻。

进了门,高正阳将杜书雅安置在沙发上,拿了条毯子替她盖着。

自己便任劳任怨的拎了围裙去厨房做饭。

靠在沙发上,隐约可以看到高正阳在灶台前忙碌的身影。

器宇轩昂、高俊挺拔的身体上围着那与他气质格格不入的深蓝格子围裙。

紧抿着的唇,高挺的鼻,那双深邃的眸子,还有那漂亮的眼窝。

高正阳真的是个好看得不像话的男人,除了性格差了些,面瘫了些,几乎是找不到任何一点儿瑕疵的艺术品。

像这样的男人,注定不可能只流恋一个女人的。

杜书雅单手支着脑袋,就这么发怔似的愣了会儿。

然后便不老实的从沙发上下去,慢慢悠悠的晃到了厨房去。

流理台前放了很多半成品,还有一个陶锅里面躺着已经煲好的乌鸡汤,只不过全凉了。

看了看眼前切着蔬菜的男人,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小陶锅。

“这不是已经有做好的汤吗?你还忙活什么呢?”

“那是今天下午做的,我做新的给你吃。”

高正阳说得不动声色,没有什么声音方面的高低起伏。

他将视线不着痕迹的从杜书雅面前的陶锅上掠过,继续忙着自己的。

“你今天下午真的炖汤了?给我炖的?”

点头,不语。

“既然你都下厨了为什么不给我送过去?还是说你这汤被其他姑娘抢先了?”

抬头,瞪了杜书雅一眼,给了她一个你很无聊我很无语的精妙眼神。

“切,闹什么别扭了,明明炖了汤还不给人家送,小家子气。”

“这个汤没炖够火候,怎么给你送?”

高正阳终于说话了,隔着流理台伸出手臂捏了捏杜书雅那莹白的小脸。

“你乖一点,去外面待着,厨房油烟大。”

高正阳任劳任怨的道了句,拧着眉头,开了厨房的换气设备。

奈何杜书雅却一点儿也不想配合,她想在厨房中搜寻个椅。

却发现高正阳家里的装修虽然高端大气上档次,可家具却不太齐全,厨房里压根没有椅子这个装备。

站着吧,累,到外面呆着吧,又无聊。

干脆晃晃悠悠的绕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后,伸出胳膊便环上了那道玉树临风的腰身,将脑袋贴在了高正阳的脊背上。

切菜的手顿了顿,男人的脊梁跟着触电般的僵直。

有这么一秒钟的惶然……

这丫头今天怎么了?

破天荒的给他来了个主动示好?

隐隐约约的,杜书雅听到了这个男人温温的低笑声。

“怎么,还想在这里做一次?”

听到高正阳的话,杜书雅的小脸儿一红,想到那天在这流理台上发生的事情,身体顿时燥热起来。

“臭流氓!一天不想这事儿你是不是都会死?”

“唔……”

高正阳耐人寻味的长舒了一口气,继续道。

“我今天一直没想,是你凑过来提醒我的,没办法,现在就开始想要你了。”

“好吧,赖我了!”

杜书雅不开森的道了句,作势就要把手收回来。

自己闲的没事去抱高正阳干什么呢?

艾玛,仔细想想还真蛋疼,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豪放?

貌似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呢。

然而这手还没来得及全收回来,便被高正阳一把又拉了回去。

“没听过一个道理吗?不想和自己女人上床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

转过身,一把将杜书雅的娇躯拥进怀里,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才能罢休。

杜书雅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注视着自己的男人,眸光潋滟,仿佛能滴出水儿来。

毫无准备的,一抹如暴风骤雨般席卷而来的深吻便被高正阳刻在了杜书雅的唇瓣儿间。

他拖着她的后脑勺,用尽全力的吻着她。

舌尖抵着她的小舌轻轻的吮着。

杜书雅只感觉自己的呼吸被高正阳剥夺了,脑袋一阵阵的发麻,身子却越来越软。

明亮的灯光下,女孩的肌肤渐渐蒸腾起一抹淡淡的粉色,就像是新鲜盛开的娇花儿般美丽夺目,让人垂涎欲滴。

男人的胳膊紧紧箍着女孩柔软的腰身,大掌从她的腰间滑了进去,轻抚着她如凝脂般冰清玉洁的肌肤。

杜书雅的皮肤一向好得没话说,可是今天又仿佛比这‘好’字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轻抚过的每一寸,都像是能勾人魂儿似的,不,比勾人魂儿还要生猛,是已经足以让高正阳蓄势待发无法自拔了!

那个吻被男人猛地加得更深,在唇齿之间狠狠的蹂躏着杜书雅的樱桃小口。

这大规模不间歇的掠夺让杜书雅喘不过气儿来,她推了推高正阳的肩膀。

却被那个男人拉着手臂抱了起来,托着她的屁股挂在了他的身上。

“碰不得的小妖精!”

“碰不得就马上放开我,我手术刀口还没好呢!”

杜书雅知道自己此刻的姿势格外尴尬且没有节操,像是只树袋熊一样挂在高正阳的身上。

由着那个男人带着自己往厨房外面走。

她想要跳开的,可是奈何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种没有力气和受伤后的没有力气完全不同,只是感觉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化成水儿了,瘫软至极。

迷迷糊糊间,杜书雅抬起自己的手腕,艾玛,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连肤色都变了啊……

原本的白变成了一股晶莹剔透般的淡粉色,就像新鲜的水蜜桃那般。

在这个蓄势待发的时刻,高正阳自然不会抱着杜书雅走远路。

他走出厨房踢开左手的第一间暗门。

灯自动亮了……

看到这间屋子的整体,杜书雅立刻怒了。

“高正阳!你这个疯子!”

杜书雅蹙着眉头捶着高正阳的肩膀,已然被这花房似的房间陈设吓到了。

这是一间养花弄草的玻璃暖房,除了靠门这一侧外,剩下三面全部都是落地玻璃。

她看得到窗外的熠熠星光,也看得到那无与伦比的深黑色天宇。

房间中养的全部是奇奇怪怪让杜书雅叫不上名字的花草。

唯一能让她认识的就是那开得淡雅的玉兰。

两棵养得极好的玉兰树间挂着一个巨大的吊床,女孩柔软的身体三两下的便被扔在了吊床上。

贴身的运动衣随着杜书雅的动作向上翻起一块儿,露出她那光洁怡人的肌肤色泽。

高正阳随手捏了个遥控器噼里啪啦的摁了几下,下一秒,他便将自己的身体一同摔在吊床上。

侧躺在杜书雅的身边开始不坏好意的乱动着。

“不行,这外面有人路过的话,会看到的……”

杜书雅推了推高正阳的不规矩的大手,吊床便跟着他们两个人折腾的动作小规模的摇晃了两下。

“没有人会看到,这是我的地盘。”

高正阳抬着眼睛道了句,凑近杜书雅去吻她的唇。

随手扯掉女孩绑着头发的发带,在那青丝卸下的同时迷醉般的汲取着她身上的淡淡香气。

“你来之前喷了什么香水?”

高正阳一边说一边将脑袋埋在杜书雅的脖颈,随着她的香气轻轻啃噬着那柔滑至极的肌肤。

“我哪里有时间喷什么狗屁香水,不行不行,你这里没有套,我不行……唔……”

“谁说没有,刚进门的时候我拿了。”

高正阳轻轻咬了咬杜书雅的小嘴儿,将五片杜蕾斯超薄塞进了杜书雅的手里。

“拿着你的小雨伞,现在能踏实了?”

“不能不能!”

杜书雅皱了皱眉,撅着嘴瞪着自己手中被高正阳称为小雨伞的物件。

这家伙从什么时候开始随身携带这种玩意的!

死变态!果然对她不安好心!

“我的初儿极美……”

高正阳闷闷的道了句说不上是古语还是现代汉语的奇怪话,杜书雅的肩膀抖了抖。

一把拉过高正阳在自己身上乱动的手,可怜巴巴的对他眨着眼睛。

“我的伤口今天还是没有长好,一定是昨天晚上和你做了坏事儿才会这样!”

杜书雅讷讷的道了句,瘪着唇,一副让人心疼的小模样。

“不信你瞧瞧!”

杜书雅是非常认真并且真挚的在说这样的话,可是听到高正阳那里貌似就变了味道。

那个男人的眼底闪动着火苗般的**,看着眼前这个媚劲儿十足的小丫头,好像被人下了蛊般的浑身燥热。

他拉着那双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大手又落在杜书雅的小腹上轻轻抚了抚。

昨天晚上和她做完,自己还特意检查了杜书雅的伤口,并没有渗血,不是身体修复的问题,只是那皮肉却迟迟没有长好。

掌心盖在杜书雅的伤口上,男人的指尖儿便若有似无的触到她的私密。

放柔了声音。

“伤口疼吗?”

这要怎么说呢?

伤口疼倒是不疼,只是迟迟长不好。

看着有些狰狞的皮肉翻起来被针线揪在一起,还真是越看越别扭。

“昨晚做的时候,疼吗?”

高正阳又问,他猛地坐起身,吊床便跟着剧正阳的晃了两下,吓得杜书雅立刻抓住了他的胳膊。

“喂,你能不能不要折腾得这么厉害,吓死我了!”

“我刚折腾了吊床两下你就叫唤得这么厉害,一会儿折腾你的时候要怎么办?”

高正阳闷声道,虽然此刻浴火焚神,可他还是不舍得让自己的小丫头不舒服。

耐着性子将杜书雅抱在怀里,拉起她的衣角,又将裤子拉下去一部分打算去检查下他的伤口。

“来,我瞧瞧。”

高正阳轻轻的撕开沾着纱布的医院胶条,杜书雅的伤口就这么暴露在他的眼底。

两片儿新鲜的嫩肉还真是没有长在一起,除了那个狰狞恐怖的刀疤外。

伤口外的其他肌肤却是极好,晶莹透亮,淡粉色几乎能拧出水来的柔嫩。

高正阳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又问了次。

“做的时候疼吗?”

这个时候杜书雅要说什么?

是该说疼还是不疼?

说实话、不疼,可是这不就变成恬不知耻的求欢了吗?

可要说疼的话,昨晚她还真不疼。

权衡利弊,杜书雅还是决定违背良心说个疼吧。

“疼!疼死了疼死了!完全动弹不得的疼!”

“那你昨晚怎么没说?”

高正阳的眉头紧拧着,幽暗深邃的眼睛立刻读懂了杜书雅这丫头的小心思。

这妮子跟他这儿装呢!

闷笑一声便去拉她的拉链,口袋中卷着的那几张文件纸便掉了出来,飘飘摇摇的散落了一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