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十章 决定吧(1 / 2)

加入书签

高正阳慢条斯理的起身,跟着便拿了烟盒走向花房。

此刻,花房中那暧昧旖旎的气息已经消散了。

摁了电钮打开一侧的落地窗,让冷风扑面,靠在玉兰树下点了烟。

男人那刀工斧凿般的俊脸紧绷着,重重的吸了口,唇边立刻涤荡起性感醉人的烟圈。

不一会儿,花房的门便被轻轻推开。

转头,视线和杜书雅那水汪汪的眼睛撞在一起。

高正阳立刻体贴入微的将落地窗升起来,生怕那丫头着凉。

“怎么不吃了?”

大手在烟灰缸中捻熄了烟卷儿,由着杜书雅巧笑倩兮的挨过来。

“吃饱了!”

扎进高正阳结实有力的怀抱中,和他一同靠在玉兰树下。

这家伙貌似格外会享受生活,就连他靠着抽烟的这个地方都能看到精致怡人的景色。

能看到晨雾初起的迷茫,朦朦胧胧的,很美。

杜书雅像是小狗一般在高正阳的怀中嗅了嗅。

“我身上有烟味?”

“没,你身上有我喜欢的味道。”

张开手臂,黏黏糊糊的拥住了高正阳腰杆。

“高爷有兴趣包养个情妇吗?”

“没有。”

“那高爷有兴趣包养我吗?”

“……”

“嘿嘿,有点儿想了,有木有?本姑娘能卖萌能撒娇能暖床,完全是为高爷量身定做的,对不对?”

“……”

“你知道的,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这次的事情我势必要报复回去!所以,等天亮了,立刻开新闻发布会和我解除婚约,你就依我这一次,好不好?”

踮起脚尖在高正阳的侧脸轻轻一吻,笑得美丽动人。

“如果高爷愿意的话,就来包养我吧,我们来个刺激的地下苟且,在没人看见的地方。”

杜书雅压低了声音,在高正阳的耳边轻轻的撩拨着。

“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咱们两个,偷偷的……”

上午十点,阳光明媚。

杜书雅换了病号服,慵懒的靠在枕头上看电视。

突然间,

电视便开始吱吱啦啦的开始跳动着雪花,不过三分钟,才恢复到原本的画面。

“今天上午十点三十分,派克集团执行总裁兼高氏董事长高正阳先生将在A市国宴酒店举行记者发布会,派克集团美国总部发布了新闻稿,高正阳先生将对自己与帝国赌场二女儿Grace小姐的婚约发表说明……”

记者举着话筒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没了。

画面中,还有金色头发的大波美国妞儿也在对记者发布会进行实况转播。

动静之大,情节之严肃,竟然让杜书雅在心中忍不住佩服高正阳了。

果然,这个家伙在新闻界真是太有煽动性了。

如果当初在澳门那四年苦练牌技和功夫的时候能够拨点时间看看新闻的话,是不是也会在电视上看到高正阳啊?

然而这记者发布会还没有开始,她的手机便开始响个不停。

先是金涵彬,然后又是崔楚钟。

内部新闻稿牛逼哄哄的Z先生已经弄到了,然后便开始在杜书雅的耳边不停的叫嚣着。

“艾玛,你这是被高正阳休了的节奏吗?两个人吵架了?前天不是还好好的嘛!现在高爷怎么就要炒你鱿鱼了?

“唉呀妈呀,这样吧,我侵入派克集团电脑把新闻稿给换了!咱再从长计议,你也软下来先去哄哄他!”

“Z!我其实……”

“你其实什么啊你其实!我知道,不管你爱不爱他,想不想和他结婚,就凭着高正阳这权势,也只有他能和你爹对抗,有了他护着你才能平安,何定山才能忌惮着你!懂不懂?”

“Z!我和高正阳解除婚约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自有安排!你快去泡妞,乖!”

“喂?喂!杜书雅!喂!”

杜书雅自然没打算和崔楚钟多做解释,轴劲儿犯了,便直接挂了电话。

这好戏在后面呢!

她倒要看看何定山在知道高正阳这颗摇钱树跑了之后该有多么的怒火中烧。

一切,都在杜书雅的预料中进行着。

记者会开始,高正阳也只是坐在那里不发一语,由新闻发言人来替他宣读新闻稿。

虽然高正阳坐在那里臭着一张脸,但杜书雅还是众多女新记者的眼底捕捉到了老么多老么多的粉红色桃心。

记者会五分钟便结束了,公开宣布派克集团和帝国赌场的商业联姻结束。

高正阳前不久在慈善晚宴上十亿买吻的行为也被po了出来……

不过半天时间,杜书雅和高正阳的豪门感情大戏便被炒得风风火火。

有热心网民猜测,高正阳是因为无法忍受帝国赌场二女儿Grace的水性杨花才决心分手,毕竟她以前在澳门完全是花名在外。

还有热心网民猜测,十亿买吻神马的全都是豪门利益的炒作。

甚至还有热心网民为他们两个编纂了一部感人肺腑的豪门商战大戏。

躺在床上浏览着网页,杜书雅顿觉自己这一步棋走得太对了。

不做到这种地步,何定山又怎么可能死心呢?

想到这里,便紧紧的捏住了手机,用了全身的力气。

高正阳起初是不同意要和她玩儿解除婚约这种戏码的,他一向讨厌站在媒体之前。

更不喜欢被记者当做炒作的噱头。

可是……

在霍天清楚的化验到杜书雅那滞留针上的媚药、在高正阳的人抓到了那个帮杜书雅扎针的小护士的时候,一切真相都大白了。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接受了何定山买通,将沾了媚药的滞留针扎进杜书雅身体中的并不是那天晚上被果敢拦住的护士小洪,而是另有其人。

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杜书雅还能说什么呢?

她压根不想再给何定山留任何退路。

只有她彻彻底底的和高正阳划清界限,才能让这个老东西死心。

记者会结束后的两个小时。

何定山便像是龙卷风一般的席卷了杜书雅的病房。

病房门一拉,怒火中烧的老男人想都没想便直接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死丫头!你特么的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就是你看到的那回事,高正阳把我甩了!”

杜书雅努了努嘴,一副没有办法此事与我无关的模样。

她并没有刻意激怒何定山,可是何定山却早已愤怒到极点。

伸手将杜书雅床头的一干物件扫到地上,玻璃杯、药碟子。

噼里啪啦的一股脑摔到地上变得细碎细碎,然而这样却丝毫没有让何定山的怒火减轻。

“死丫头!混蛋!你竟敢把事情给我搞砸!”

“搞砸?”

杜书雅悠悠反问。

漂亮的眸子轻轻眨了眨,眼梢儿微挑,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

“何董这句搞砸是几个意思?人家不想要我了、玩腻我了、看着我不顺眼,想要换一个姑娘玩玩又怎么了?

“你不是说过嘛,这豪门中的男人自然不可能从一而终,看见新鲜人儿了不喜欢我这个烂货了,都是正常的!只不过您的那文件没来得及给他看我就被甩了,好遗憾哦。”

“死丫头!你一定是故意的!你故意搞砸的!”

“何董为什么这么说?呵,为什么是我故意搞砸的?难不成我对高正阳还有什么特殊的吸引力?你少做梦了,女人嘛,关上灯都一个样,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杜书雅四两拨千斤的将话说得格外难听,处处让何定山压不住火儿。

环顾周遭,这房间中能看到的的东西已经被他全部砸碎了。

这老东西该有多生气呢?

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弄到手的全球赌场推进案,就差这么一步,竟然失败了!

想要再找一个像高正阳这样富可敌国的人谈何容易!谈何容易!

“你现在马上到高爷那里给我去说说软话,让他重新接受你!你他妈不要给老子耍花样!否则,我立马弄死你!”

“弄死我?好啊,现在就来弄死我吧,在你那机密文件99号没找到以前,你确定自己有胆子弄死我?”

“杜书雅!机密文件99号在你手里?”

“呵……没错,在我手里,被我藏起来了,你来找找看啊,看我藏在哪儿了?”

杜书雅挑了挑眉头,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新仇旧账,一切不能用言语说明的痛苦都在此刻化成了更为坚实的倔强和愤怒。

从她看到机密文件99号的那刻起,何定山便已经和申泰并肩成为她的仇人了。

那份攸关何定山性命的文件还真是好,记载的东西又丰富又有内涵最重要的,还特么全部都是原件。

而那机密文件上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刃一般戳进杜书雅的胸口。

她不可能放过申泰,自然也不可能放过何定山,因为他们都是伤害过自己母亲的人!

战争从现在开始拉开了序幕,在她对何定山说,机密文件99号在我手中的那刻起。

“死丫头,趁着我现在好说话赶紧把那份文件交出来!不要逼我动用人手去找,否则你知道的,你自己的利用价值已经清零了,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何定山的眼睛中泛着咄咄逼人的猩红,此刻的他就像是要吃掉自己孩子的怪物。

在杜书雅的面前不停挥舞着自己的利爪,他愤怒,他抓狂,他怒火中烧无处依傍!

他甚至想要现在就将杜书雅这个死丫头撕碎!

然而杜书雅又怎么可能看不懂何定山的想法。

肾,已经移植过了,她已经成功救活何家最宝贝的继承人了。

就是因为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杜书雅才会想着去偷何定山最宝贵的东西来傍身。

人活着,命总要抓在自己的手里,不能随随便便交到其他人手中去。

“何董息怒啊,这么生气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如果你活不到何瑾萱有能力掌控帝国赌场该怎么办?呵,如果你提前死了,我把你的遗产通通抢过来了又该怎么办?”

听到杜书雅说的话,何定山的眼底立刻泛起了一抹猩红。

他长舒一口气,道。

“那天,在门外偷听的人是你?你全听到了?”

“是!我全听到了,在你和你的秘书说那些话的时候,我正拿着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站在书房门口。

“仔细想想,那是我刚到澳门的日子吧,每天接受着赌场训练、牌技训练、武术训练,每天活得像个机器人般格外渴求父爱的时候,你和你的助理在商量着要怎么算计我。”

杜书雅一边说一边伸手抚了抚自己那被滞留针扎得发青的手背,苦笑着抬眼,望着站在自己面前老态龙钟的男人。

“怎么?被吓到了?呵呵,我这个当事人都觉得无所谓,你又怎么能被吓到呢?你对我进行的这一系列继承人训练无非都是探路罢了,你只是想试试到底能不能用四年时间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培养成赌场大亨。

“而何瑾萱才是你真正想要培养那个,我不过都是炮灰罢了!我还清楚的记得你的助理问你,如果二小姐非常优秀,威胁到大小姐的地位该怎么办?

“那个时候你说神马来着,杀掉就可以了!多清脆的五个字啊,是我这辈子最喜欢听的五个字呢!”

杜书雅一边说一边冷笑,她无法忘记那个过于舒适的夜晚。

微风和煦,不冷也不热。

一切那么舒服,舒服到让她忘记复仇……

然而也是从那个晚上开始,让她了解了这个世界上或许没有任何人能给你温暖这个深刻的道理。

何定山算计她的肾、算计她的命、算计了一切。

可是谁又知道,最后的最后,谁会被谁算计呢?

“给我下媚药的那个小护士已经被抓到了,死了,自杀的,谁知道每个人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呢?何董觉得我说的有错吗?”

“杜书雅!机密文件99号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何定山愤怒的嘶吼,那带着玉扳指的大手就这么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颈。

似是分分钟就要将那白皙的颈项拧断。

杜书雅不躲也不闪,只是由着何定山掐着自己的脖子。

嫣红的唇瓣微微掀了掀,如同罂粟花在她的唇瓣间绽放。

“杀了我,机密文件99号你可就再也找不到了呢。”

“杜书雅!”

怒吼出声,大手终究无法继续用力。

不,不行,他必须将那份文件找出来,他不能被这个丫头威胁!

不急不躁,不喜不怒。

杜书雅笑了,笑得璀璨夺目。

“何董,现在同坐赌桌上的是咱们两个了!我已经亮了我的底牌,可是我并不想知道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因为无论你怎么出千,都不可能再赢我了!”

“别忘了,你的赌技是我教的!既然你想要飞蛾扑火那就来吧!记得,把那份文件藏得好一点,别让我发现!”

话音落,何定山的脸上便尽是狠辣了。

在澳门四年,杜书雅从没有和何定山一起赌过。

她赢了那么多人,赢了那么多钱,却从没有和何定山在赌桌上厮杀过一场。

因为她知道,自己和何定山之间的厮杀,终究不可能只在赌桌上。

那么现在正式开始吧。

天色暗了。

果敢结束了工作便拎着水果来杜书雅这里插科打诨。

这个姑娘明显是没有削过水果的,一颗苹果硬生生的让她削掉了一半果肉。

杜书雅实在看不过去了,便拿过刀又重新拿了个苹果替她削着。

动作优雅利落,不过三十秒,便将苹果不断皮的削好了。

“来,吃吧。”

“哇塞,你太牛了!削苹果不断皮,我的偶像啊!”

果敢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喝彩,拿着杜书雅削下来的苹果挂在脖子上不停的甩着。

可是这还没有高兴一会儿,脸色便沉了下来。

“唔,想着你很快就要出院了,好桑感。”

“傻样儿!你是因为见不到心上人才会伤感吧。”

杜书雅用纸巾擦了擦手,揉成团,轻巧的丢进了门口的垃圾箱中。

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又让果敢忍不住目瞪口呆。

“牛!你绝对是牛人!我这辈子最想练就的手艺就是削苹果不断皮以及百发百中!”

“这有什么难的,慢慢练就好了。”

杜书雅淡淡的道了句,如果果敢知道她开枪也是百发百中会不会害怕呢?

想到这里,她便更加不想要对这个单纯的姑娘坦诚自己的身份了。

“对了,刚刚被你打岔了。我听护士长说你下周就该出院了,就算伤口没有养好也可以回家静养了,呜呜。好舍不得,你要不要多住几个月?”

果敢咬了口苹果,咔嚓咔嚓卡的嚼着。

“看情况吧,如果心情好就多住些日子。”

杜书雅将身子轻轻靠在枕头上,对着眼前的姑娘落落大方的笑。

“就算我出院了也没关系啊,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玩,你有我电话号码的。”

“电话号码有什么意思,你有微信吗?qq呢?微博也成,我加你为好友哇,平常刷刷你的朋友圈,聊一聊哇。”

一边说着,果敢便将杜书雅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捏了起来。

划开锁,傻眼……

除了手机自带的软件,杜书雅没有任何一个通讯社交APP,呆板的不像话。

“喂!你到底是不是地球人!手机上为什么连微信和微博都没有?”

“不喜欢用,有事发短信,有急事打电话,这样多好。”

杜书雅淡淡一笑,由着果敢翻着自己的手机玩儿。

她不喜欢任何会暴露自己心事以及秘密的东西,她的秘密藏着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在别人面前显摆?

当然,她也对别人的生活琐事不感兴趣,仔细想想,她还真是奇怪,已经活得越来越不像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了。

“亲爱的,你要不试着下个微博APP吧,现在就连老年人都有微博呢,不麻烦的,我教你啊。”

然而这边果敢还没有将软件完全下载完毕,杜书雅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屏幕上连个人名都没有存,更没有电话号码,只是一片空白不停的闪着。

“唔,电话响了,喂,连姓名都不存吗?这样你知道是谁来的电话吗?艾玛……你这个丫头秘密还真多。”

“喏,手机给我。”

杜书雅勾了勾唇瓣将电话接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耳边便响起了高正阳那稳如泰山的声音。

“现在满意了吗?”

啧啧啧,这家伙开门见山的就说这想要吵架的话,还真是不解风情。

什么满意了?

满意哪件事儿了?

这家伙就不能把话说清楚嘛……

清了清喉咙,杜书雅巧笑倩兮的道了句。

“托您的福,还算顺利。”

然后,她便清楚的听到耳边响起了高正阳闷闷的冷哼声。

好吧,不得不承认,到记者招待会的最后一刻,高先生都处于一种极度愤怒的状态。

他好好的未婚妻,为什么非要搞成地下情妇?

他想要知道杜书雅的计划,这个丫头却一个字都不告诉他。

最后,还是杜书雅祭出了杀手锏。

只要取消了婚约,召开记者招待会,她会考虑在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嫁给高爷。

话到此处高正阳又怎么可能不心动呢。

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勉强答应。

“你最好记得自己说的话,处理了何定山和申泰之后,嫁给我不要反悔!”

“我只说考虑考虑而已。”

杜书雅笑着补了句,眼底尽是狡猾。

“杜书雅,你竟敢给我耍诈!戒指你都收了!”

“是啊,我虽然收了,可是放在你家呢,不是吗?”

“哼!如果你敢反悔,我会把你折腾得一个礼拜都下不了床!”

得了,话没说两句就开始开荤段子,高正阳这家伙还能不能行。

想到这里,杜书雅竟然跟着笑了起来。

“我安抚下我外婆就回去,你等我。”

“恩。”

“不许勾搭男人,崔楚钟、金涵彬也不行!”

“恩。”

“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恩。”

“不许一个人在医院外乱跑!”

“恩。”

两个人明明刚分开了十个小时,高正阳却像是有一百件事需要交代那般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

果敢就在自己身边,杜书雅也不敢说太多的话。

只能高正阳说着,她‘恩’着。

“还有事吗?没事就挂了吧。”

“杜书雅!”

高正阳貌似怒了,杜书雅便连忙讨好。

“艾玛,我错了,您说您说。”

“晚上在医院睡觉盖好被子,霍天给你送去的外伤药每天记得按时擦。”

“恩。”

“我在医院里派了人手,放心吧。”

“恩。”

“今天晚上养精蓄锐,明天晚上看我不折腾死你,磨人的小妖精。”

“疯子。”

没等高正阳说其他的,杜书雅便直接挂了电话。

这个家伙越说越不靠谱,越说越流氓,虽然声音不大, 但是影响绝对不健康。

挂了电话,果敢便贼兮兮的望着她。

“是那天那个帅哥不?”

“你猜啊。”

杜书雅习惯了神秘,不正面回答,三言两语便把话绕到了其他地方。

话题一被岔开,果敢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艾玛,我想起来了!你住的这科室的一个小护士自杀了,貌似还照顾过你呢!是压力太大了吗?跳河了!”

果敢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唏嘘。

“哎,现在的医护人员身上的负担太重,我还是要好好爱护自己,必须满满的正能量不能被负能量打倒。”

听到果敢提到那个小护士,杜书雅的脸色也有些僵硬。

那个小护士,高正阳明明已经放她走了,可为什么半路上就跳河自杀了呢?

仔细想想,这还真是有些奇怪。

“不行不行,从明天开始我要更加爱惜自己一点,多吃好吃的,想干什么干什么,坚决不能让自己有压力。”

“小敢啊,你已经够爱惜自己了!你瞅瞅,一个人吃了一篮子水果了。”

“喂!杜书雅!你又埋汰我。”

“好了好了,乖啊,继续吃继续吃。不过我有件事需要果医生的帮忙,help!”

“帮!必须帮!啥事,大胆的说!”

“我想做个妇科检查,就是,检查生育能力的那种。”

“好啊,你什么时候想做都成!明天?”

想到高正阳明天要回来,杜书雅便连忙拒绝了。

“不不不,下周吧,没那么着急。”

话音落,杜书雅还不忘给了果敢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在这丫头当惯了妇产科医生也没有那么敏感,她虽然八卦,可从没有那么八婆。

别人不喜欢说出口的**她绝对不会多问的,这点倒让杜书雅更喜欢她了。

转天,是何瑾萱出隔离室的日子。

可是当杜书雅溜达到隔离室门口的时候,里面早空了。

“护士,麻烦问一下,住在这里面的病人呢?”

“今天一早被家属接走了。”

听到护士说的话,杜书雅的心头立刻涌上了一阵子寒凉。

从何瑾萱出事到现在,她还没有见过自家姐姐一面呢。

想到这里,头皮便有些发麻。

“书雅。”

身后,一道平稳安和的声音响起,杜书雅转过身,看到的就是金涵彬的身影。

他站在那里也穿着病号服,腿虽然已经好了,可是胳膊还是缠着绷带。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个人的脸上皆是荡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走吧,好久不见我家书雅了,找个地方说说话。”

金涵彬带着杜书雅溜达到医院顶楼的咖啡厅。

人不多,零零星星的几个病人家属坐在那里聊天。

杀手出身的金涵彬,选择座位一向喜欢避开窗子,走到一根立柱旁边坐下,将茶点单递给了自己面前的杜书雅。

两个人的身上都有伤,金涵彬出事以及杜书雅做手术实际上只相隔了一天。

虽然两个人的恢复能力都很强,但在饮食上还是要注意的。

所以便各点了一杯柠檬水。

“瑾萱被何定山带回澳门了,她的身体恢复得应该还不错,否则何定山也不能冒险在这个时候转院。”

“师傅,出事以后,你见到过我姐吗?”

“她肾移植手术之前见过一面,瑾萱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被人绑架强暴,但王婆一直把事情赖在你的身上,我劝她了,你姐那么善良,自然是相信你的。”

听到金涵彬那么说,杜书雅眉头拧了拧,最后却还是舒展开来。

“书雅,听说你偷走了你爸的机密文件99号?”

杜书雅眉头一簇,连金涵彬也知道这件事了?

金涵彬的大手在膝上紧握成拳,蹙了蹙眉,又问。

“放的地方安全吗?”

“恩,当然安全,放心吧。”

或许杜书雅是这种被动成性的人,别人不问,她也就懒得说。

金涵彬叹了口气,冷冷的道。

“过几天一出院,我就回店里守着,等你再好一些,咱们该动手除掉申泰了!”

杜书雅悠悠的抬起眼睫,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是啊,该收复五洲集团,也该除掉申泰了。

不得不承认,对于杜书雅和高正阳来说。

解除婚约真的是有利有弊。

比如现在他们想要见个面都不能找公开场所了。

毕竟高正阳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动静很大,这个时候要是被某个狗仔拍到他们两个继续苟且在一起,那可就变成自打嘴巴了。

不仅会被人说是炒作,还会影响派克集团和高氏的声誉。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

杜书雅为了躲何定山的耳目必须要和高正阳保持距离。

高正阳为了躲狗仔保护自家公司声誉也要和杜书雅保持距离。

除了见面的地点不太随意外,其他的,还是好处颇多。

高正阳是今天晚上五点的飞机到达A市的。

他在美国的外婆看了新闻后几乎疯狂,虽然她相信自己的外孙,可是……

自从高正阳和杜书雅订婚以来折腾出的这些事儿她还是有所耳闻的,作为长辈,不可能不过问。

高正阳自然不能和他的外婆说太多,轻微安抚即可。

将美国总部的事务处理好,又在公司巡视过一轮儿后便快马加鞭的往A市赶。

坐在飞机上,连高正阳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这么疲于奔命是因为什么。

不过只是和杜书雅分开一天吗?

他有这么小家子气的非要想念那个丫头吗?

但事实证明,那么小家子气想念对方的人,确实是高爷不假。

不仅仅是想念,而是想念的快要发疯。

好奇她今天在做什么,好奇她见了什么人,好奇她吃饭没有。

高正阳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好奇心竟然特么的这么重。

高正阳自然不能到医院去找杜书雅,杜书雅自然也不能大摇大摆的去高正阳家。

派克集团继承人今天刚刚宣布了解除婚约,有不少狗仔们蹲在他家门口打算看看他今晚要带哪个女人回家呢!

最后,高爷牛气冲天的准备好了一切。

杜书雅只需按照地点赴约即可。

看着手机上的私密地址后,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刺激和兴奋就这么涌了上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