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大结局(完)(1 / 2)

加入书签

相比起锦妖而已,那些剩下的人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九宫阵内本就凶险万分,而无相虽然改了九宫阵,但是改的只是锦妖的路线而已,其他的人依然是走入九宫阵,尝尽了一路的凶险,好在最后九宫阵被人打开了缺口,那些人九死一生,勉强算是捡了一条命来到了终点,不过却个个都是狼狈不堪。

然当他们走出九宫阵却发现他们站在刚刚那道巨门之外,原来他们一直在门外徘徊,连帝王城的门槛都没有摸到。

在众人惊疑不已的时候,那道大门再一次缓缓打开,巨门发出的声音古朴沉重,依旧威严,让人敬畏!

门缓缓打开,这一次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不是那看着毫无尽头的青石路,而是白玉铺成的地板,隐约可见远处庞大华丽的宫殿,雕栏斗拱,回廊画壁,琉璃色的屋顶,朱红的漆柱,白玉的栏杆,还有巨大的腾龙浮雕,无一不昭示着轩辕王朝皇族的威严和强大!

两排玉石的阶梯夹着一条巨龙浮雕盘旋的道路一路蜿蜒而上,两旁站了铁衣金甲的士兵,那森寒的盔甲在阳光下反射着金色的光泽,格外的威严慑人,还有那两边招展的明黄九龙旗帜。

“这……这真的是帝王城?”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色,轩辕皇宫与其他皇宫的建筑差距不大,但是却比任何皇宫都要来的庞大霸气,莫说这皇宫内的建筑,就算是那到十丈高的门就已经足以震惊世人了。

“这不会还在阵中吧?”有人还不敢相信,看着近在咫尺的门却不敢跨越。

“王城!终于打开皇宫了!哈哈!”一人大笑着奔进去,甚至看都不看其他人就往里面冲了去,也不管两边站立的金甲士兵,直接就往上面冲,那些金甲士兵宛如雕像一般,动都不动一下,任由他们过去。

其他人见此自然也不敢落后,一路跟随而去,很快无数人就往大殿而去,想要看看曾经这个千年王朝的宫殿该是如何的宏伟尊贵。

郁卿颜和即墨算是先出来的,他们落入丛林绝地,一路从猛兽堆里厮杀出来,好在一路的人都是高手,而郁卿颜和即墨也不弱,两人联手,以最快的速度从生门出来,即墨的轮椅已经损坏,此刻的他自然是站着的,他的双脚其实已经完好,先前只是觉得还要养一些日子才没有站立,如今站起来,却也没有大碍了。

两人手中的刀剑都沾染了鲜血,最终终于来到这皇宫门前,将染血的刀收起,一起往里面走去!不过他们关心的可不是那什么皇位,而是锦妖,直觉告诉他们锦妖就在这里,也许就在终点。

云微和乐容跟着锦妖接过跟丢,两人都是慌了神,最后云微破开了阵法出来,带着魅一等人来到了钦天监那个宫殿,确认这不是幻觉之后,立刻去找锦妖!

蓝幻尘等人一心遇上了云宗和太宗的人,后来又和柳烟他们遇上,一行人几百人在九宫阵里闯过来,最后只剩下四十多人,算是伤亡最惨重的,不过蓝家的人却一个都没有损失。

进来的时候几乎上万人,可是真正到达这里的也不过区区两百人,九宫阵的威力绝对不容小觑。不过也算他们好运,若非九宫阵突然开启生门,恐怕没几人能从里面出来,要知道九宫阵自古都是有去无回,除非像郁卿颜和云微这样的人,否则是绝对不可能从九宫阵出来的,如今能活着两百多人,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

柳烟和夏倩虞以及公输素儿一群女人都算是比较狼狈的,他们虽然是女子,但是在生死关头,可没几人会英雄救美,就算她们带了人来,但是也不可能万无一失,而且这一路来能捡回命以及算是烧高香了!

两百多人皆出现在门口,然后不约而同的往高处的金銮殿而去,在他们所有人都进入那里的时候,身后沉重的大门‘碰’的关上,偌大的宫殿容纳两百人也不算拥挤,倒是这气氛有些怪异。

所有人打量了一下这镶金浮雕刻画的宫殿,虽然没有什么摆设,但是却处处透着奢华、威严,两人合抱的金漆柱子支撑起十丈高的宫殿,宫殿的顶上雕刻金色盘龙,以巨大的宝石点缀龙目,栩栩如生,仿佛真龙盘旋。

而这些都不是最让人震撼的,最让人震撼的是他们前方那九九八十一步阶梯之上那金黄的龙椅,千古轩辕的王座!

这一刻说不激动是假的,毕竟是千年前的轩辕皇室,那个王座代表的就是这片大陆至高无上的皇权,是现在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比不上的权力!

云宗和太宗的人都激动不已,两只狐狸宗主也露出了喜色,轩辕已经在眼前,只要将这里抢到,那么他们就可以复兴轩辕了,那伟大让天下人敬畏的国号将在他们的手中复兴,为了这一刻的成功,他们愿意献上一切!

不过他们兴奋没有多久,一道清冷的声音就打断了他们的情绪:“都来齐了么?”

一袭白衣的锦妖缓缓从龙椅后的巨大屏风一侧走出来,清冷的眸子泛着捉摸不透的光芒,唇角勾着懒懒的邪笑,不冷,却很渗人!

“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众人来的时候都没看见锦妖,如今见她在上面的位置出来,显然已经是等了很久了。

“我什么时候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居然活着到了这里,还真是幸运啊!”锦妖走到龙椅旁边,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坐了上去,而且坐得很是慵懒散漫,仿佛那龙椅不过是她房间里的软榻一般。

“你大胆……”云宗的宗主厉喝,那把椅子对他们来说神圣无比,怎么容许锦妖如此亵渎?

“你有什么资格坐上那把椅子?”太宗的宗主脸色也难看至极,当着他们的面坐上轩辕一族的椅子,当他们是死得么?

“我没有资格,难道你有资格么?”锦妖嗤笑一声,看向屏风一边:“诸葛!要本宫去请你么?”

诸葛一笑走出来:“臣可不敢劳烦殿下!”

他缓缓走出来,一声儒雅的文臣气质让人侧目,俊美的容颜也让人眼前一亮,他站在龙椅之下,居高临下的看着殿内的众人:“我乃轩辕王臣诸葛世家第一百七十九位家主,奉命守护轩辕皇宫,迎接皇族血脉归来!”

“如今坐在殿上的正是轩辕公主轩辕末的后代,经历了血咒验证,真正的轩辕公主殿下,从今日起,便会昭告天下,轩辕皇族——归来!”

云宗和太宗的两个宗主震惊的后退,怎么可能?她不是尧月的公主么?怎么变成轩辕血脉了?

不止他们震惊,就连云微和乐容都没有想到,郁卿颜和即墨虽然猜到了一点点,但是并不算正确答案,他们都以为她只是想从封王城拿走点什么却不想居然变成轩辕王朝的复兴!

蓝幻尘看着龙椅上的锦妖,怎么都想不到她居然是轩辕皇族的殿下,那么爷爷让他辅佐的人,岂不是她?

公输素儿死死的握紧拳头,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是轩辕皇族的公主?若轩辕皇族真的出现,那么依照父亲和爷爷对皇族的忠心,岂不是公输家都要匍匐在她的脚下?怎么可以?

柳烟和夏倩虞自然也不意外,惊讶之后更多的还是不甘心,不甘心比不过那个女人!

“轩辕亡国已经两百多年,你如何证明自己是轩辕的公主?”一个武林人不屑的问道。

“就是!就算有点血脉,但是谁能肯定血脉还纯正?”

“封王城一直都是尧月的国土,你是尧月的公主,整出点幺蛾子就要大家相信你是轩辕的公主,谁信啊!”

公输素儿听着众人的反驳之言顿时笑了,那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成为轩辕公主的,况且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当真能当了皇帝不成?

“住口!”郁卿颜一把抬手将身旁的一个高手直接扭了脖子,拎着尸体往旁边一丢,飞身跃上几十级阶梯,暗红的眸子带着杀意的俯视众人:“你们可以继续说下去,本尊不介意在这里大开杀戒,反正这轩辕的大殿也许久没有鲜血洗礼了,正好为它添添光!”

魅一带着所有活下来的属下一共十七人站到郁卿颜下方,手中长刀出鞘,杀意森寒。

“郁卿颜!你修要猖狂,以为老夫怕你不成?”能这么对郁卿颜张口的,自然也只有云宗和太宗的两个宗主了。

郁卿颜修长的手指一伸:“你们可以试试!”

云微、乐容和即墨也不会落后,带着自己的人站到郁卿颜的阵营与其他人对持,这个时候他们的想法绝对一致,那就是不准任何人蔑视锦妖,而他们同时也觉得这金殿的台阶实在是碍事,那么高,那么长,让他们都觉得这距离太远,到达不了她的身边。

“卿颜!”锦妖淡淡的一声唤住了跃跃欲试的郁卿颜,随即微微抬手,突然两边的侧门打开,一排排金甲侍卫从两边出来,快速的将所有人围住,手中的兵器直指众人,而那高高的房梁之上也不知何时多了一群弓箭手,森寒冰冷的弓箭直指地下的众人,就算是武林高手,却也不敢忽视这些士兵的存在,尤其是这些士兵的武功显然也不低。

锦妖懒懒的靠在龙椅上,幽幽的看着下面的人:“本宫让你们进来这里,可不是让你们来决定承不承认本宫的身份的!”

“如今我手握轩辕的玉玺和兵马,就算你们不承认,这轩辕的殿下也是本宫,让你们活着看看这里,只是想告诉你们本宫的身份,另外……本宫实在是很想看看你们不甘心的死去的样子,当初你们对本宫的‘恩情’,本宫可是好好的记着呢!”

两人自然知道锦妖说的是去流放之地时他们追杀的事情,那个时候若非云微、郁卿颜他们死命相护,恐怕锦妖早就死在那里了,为此他们恼极了云微和乐容,郁卿颜和白离护着也就算了,他们居然也跟着搀和,若不然哪儿有今天的事情?

“那你想做什么?”云宗宗主看着周围的人冷笑:“你难不成想将我等全部诛杀?这次你昭告天下,无数英雄豪杰都来了,若是所有人都死了,唯有你们或者,你不就怕天下人的唾沫把你们淹死?”

“轩辕皇室一向以仁德治天下,你做出如此恶毒残忍的事情,你觉得还有谁会承认你的身份么?”

锦妖不在乎嗤笑:“这就不劳烦各位费心了!”

话落抬手:“动手吧!”

“你敢!”太宗宗主一声喝,直接挡下射下的所有箭支,阴狠的看着锦妖:“你当真以为你一手遮天了不成?今日老夫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抬手用内力将那些箭支甩出去,直接射向那些士兵,金属相撞发出铿铿的声音,不过却没有对那些士兵造成伤害,因为士兵身上的铠甲刀枪不入。

太宗宗主有些惊讶却也顾不得太多,厉喝:“出来吧!”

下一刻无数道黑色的影子突然撞开大门直接冲进来,毫不停顿的直接袭向那些金甲士兵,虽然那些士兵铠甲刀枪不入,但是总归有缝隙,他们竟然在顷刻间就找到了缝隙出手,只是两个回合就将金甲士兵杀死,顷刻间便已经倒下了不少金甲士兵!

“杀!杀了她!”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剩下的人立刻反应过来也加入了战场,他们可没忘刚刚锦妖说的是要将他们全部杀死,所以此刻俨然把锦妖当成的敌人,一心要杀了她,甚至都不怕郁卿颜和云微等人,直接往上面杀了去,不过很快他们就被阻拦,云微等人自然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过去的。

太宗宗主冷笑看着锦妖:“你想不到老夫把太宗的死士都带来了吧?既然知道要进这帝王城,老夫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准备?你切看看你能在那个位置坐到什么时候!”

云宗的宗主和太宗宗主两人相视一眼,几乎是同时飞身跃起,直接越过云微四人往锦妖攻击而去,他们的武功在郁卿颜他们之上,甚至在近期已经跨越了化境进入了归元之境,两人全力出击,就算是郁卿颜他们却也要弱上一筹,加上此刻他们被缠住,一下子竟然没有分开身去帮锦妖!

“妖儿!”

“公主!”

他们紧张无比,可是却突然被几个鬼魅一般的死士缠上,就算想退后都走不了,心中怒得只想杀人!

锦妖见两人联手攻击也不敢大意,一把将不会武功的诸葛扯到一边让人看着,袖中两条白练飞出,毫不退缩的迎上了两人的攻击,她早就想将这两个老东西杀了,如今正和她的心意,而且她也好久没跟人动手了,正好松松筋骨!

大殿中瞬间一片混乱,外面还不断有人出现加入这场战局,不仅仅是大殿,外面也变成了血腥的修罗场。九宫阵以破,外面的人安排的人马立刻进来支援,这场杀戮盛宴越演越烈,轩辕皇权的再一次复兴,注定要用无尽的鲜血去洗礼!

“蓝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公输素儿有些怕怕的缩在蓝幻尘的身后,她怎么都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杀戮的场面,公输家来的人并不多,而且她也不会武功,刚刚她差点就被一个金甲士兵杀了,此刻她已经顾不得锦妖了,只想着自己活命。

蓝幻尘根本不理她,一边挡开往自己攻来的人,眼角的余光却不自主的注意着锦妖那边的动静,心中的担忧早就占据了一切,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她安好!那浓烈的情绪已经填满心间,心里眼里只看得见她的存在。

锦妖想要杀他们,他们自然也想杀锦妖,为了这一次可是把老本都翻出来,做足了准备;两百多年的底蕴,那些死士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金甲士兵一个一个倒下,云微和乐容被十几个死士同时缠住,而郁卿颜和即墨就麻烦一些,因为几个化境的高手直接对他们下死手,根本就是借机想连他们的命也要了!

“碰!”锦妖堪堪接下两人的合击往后退一步站到龙椅面前,看着再一次攻上来的人,她冷漠一笑,抬手握上龙椅的扶手,直接将整个龙椅提起来,金灿灿的一大块砸过去!

“你做什么?”看见她居然用把龙椅丢过来,两人吓得脸色大变,她怎么可以丢龙椅?不过没等他们得到答案身体却先一步让开了龙椅的攻击,然后那巨大的龙椅砸在阶梯上,玉质的阶梯都被砸出一个大坑,那可是纯金的啊。

锦妖手中的白练飞舞,从一旁抽出绯月刀,冷冷的看着两人:“今天!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话落白影一转飞身而下,主动往两人攻击而去,速度之快如影如魅,比那些死士更快,连虚影都看不见,不过两个宗主倒也不是吃素的,归元之境可没那么容易被杀,身体先过头脑反应过来快速往两侧闪开,避开锦妖那致命的一击。

锦妖倒也没在意,那一击直接劈中郁卿颜旁边的两个化境高手,瞬间将两人劈成两半。

两人再一次缠上来,锦妖不得不专心应对,本来快速的招式却越来越慢,仿佛有落败的趋势,两人见此得意一笑,手下的力道更加大了,势必要将锦妖杀死在这里。

就在这里外面一阵喊杀声想起,轰隆隆的声音让大地震动,居然是大军压境,领军的是夏国皇帝,秦国的皇子也在其中,秦国和夏国居然联手了!

“大军已到,你们等死吧!”太宗的宗主大笑,手下的掌力更盛。

“是么?”锦妖冷漠勾唇,微微转头看向一旁的诸葛:“诸葛!动手吧!”

诸葛对锦妖一礼:“遵命殿下!”

“你什么意思?”云宗的宗主惊道,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锦妖后退三丈离开他们的包围:“没什么意思,只是……本宫已经等候多时了!”

两人大惊,想要出去查证,可是却又不敢离开,同时下了狠心,一定要击杀了锦妖再说,下一刻两人再一次出手,倾尽全力的最后一击。

锦妖眉头微动,却没有避开,将绯月刀一收,双掌运集内力,正面迎上了两人的击杀。

“碰!”强大的内力碰撞将空间炸开,脚下的玉砖片片飞起,旁边两人合抱的金柱都被拦腰折断。

“轰!”顶上的浮雕随着柱子的断裂坠了下来,正好是锦妖他们交手的地方。

“妖儿!”

“锦儿!”四人几乎在看到的时候同时往上飞去,可惜那罡风形成了包围圈,他们根本进不去。

“碰!”终于,两方的内力一撤,云宗和太宗的宗主往下飞跃,而锦妖却没了身影。

“砰!”巨大的浮雕砸到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四人的眸子绝望震惊,差点就踉跄坠地。

“公主!”四人疯一般的冲过去,蓝幻尘也再也淡定不了,刚刚那一刻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如今跟感觉自己的心像是碎了一般,不顾身旁之人的阻拦跟着冲了上去。

“死了?”柳烟看着那一块巨大浮雕压着的地方,这么大的物体砸下来,应该成了肉泥了吧?一股巨大的喜悦侵袭她的身心,终于死了,还懒得她动手!

公输素儿看着蓝幻尘的背影,双拳紧握,紧咬下唇,眼中全是嫉妒和不甘,为什么蓝大哥也会在乎那个女人?蓝大哥是她的,那个女人死了,谁都不能跟她争蓝大哥。

云宗和太宗的两个宗主落在大殿中间运起收工,锦妖的武功绝对在他们之上,这一击他们几乎耗尽了所有内力,但是能因此杀了锦妖,也算值得了;他们看着那块巨型浮雕的地方,同时露出欣慰的笑,赢的终究还是他们!

突然,一道清风袭来,一个飘渺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传来:“很放松呢,不过,可惜了!”

两人突然大惊,可是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人一掌击中后背直接打飞到台阶之上,内力瞬间震碎他们的五脏六腑,鼻子和嘴里都溢出了血,刚刚的胜利者,此刻却趴在台阶上吐血。

“妖儿!”真要下手将那浮雕抬走的几个男人突然听到她的声音,震惊的看着她,心中被狂喜包裹,她还活着!

锦妖对他们一笑,缓缓走上台阶,白色的裙裾无风自动,长长的白练宛若蝶翅高飞,青丝也随之舞动,美得有些不真实。

她从云宗和太宗两人的中间走过,看都不曾看他们一眼,直接走向郁卿颜他们。

那些纠缠这云微等人的死士看见两人重伤连忙收手要过来解救,锦妖手中的白练挥动,千万只带毒的细针从白练中射出,不过顷刻间就要了十几人的命,而地上的两个宗主也中了毒针气绝。

锦妖看向那不在隐藏自己的死士,又看看下面仅剩的几十人:“想动手的就快点,或许这样还死得痛快一点!”

“你这个魔女!”一人一脸凶煞怒气的大吼,直接拿着刀朝锦妖砍了过来。

锦妖手中白练一闪,一下就将他打到旁边的柱子上去,瞬间金漆的柱子就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锦妖淡淡收回白练,漠然的看着剩下的人:“如果有人觉得自己能胜过归元之境的高手,不防都上来试试?”

下面的人顿时没人动了,传说中的归元之境,这里剩下的人虽然有好几人是化境,但是也只是化境而已,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归元之境简直就是只可以仰望的存在,刚刚两大宗师都死在她的手下,他们还敢上去找死么?

锦妖哼笑一声拂袖:“全都拿下!”

“铿铿铿!”无数金甲士兵迅速涌出来,再一次将大殿围得团团转。

而就在众人以为快要落下帷幕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影破空而来,带着强大绝决的杀意直指锦妖。

乐容最先反应过来扑过去要替锦妖挡,却不想锦妖一把将他推开,这股力道若是落在乐容身上,定是会要了他的命的。她的手刚刚将人推开准备迎击,下一刻身子直接被人抱着飞走,那袭击的人直接撞到台阶之上,强大的内力撞开一个大坑,而里面一片血肉模糊,隐约可见一片白色衣角,不用看锦妖都知道是无相,没想到他居然还没有死,拼着尸骨无存也想杀她,不过现在,怕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锦妖看着那方大坑出神,下一刻被人强制把头搬了过去,入目所及的是蓝幻尘激动的怒容:“你傻的啊?不会躲开么?”

明明都受了伤还敢伸手接招,想死么?

最后那一句蓝幻尘没有说出来,他怕让有心人对她不利,但是锦妖却知道他想说什么,因为她看见了他眼里的心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