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番外一(1 / 2)

加入书签

公主番外一花烛夜

偌大的公主府被装饰成了艳红一片,可是那再艳红的绸缎都抵不过那一片如血的枫林,抵不过那林中身着喜服的六个绝美人儿。

锦妖早早让人在这里备下了吃食、美酒,六人席地而坐,一边喝酒一边赏枫,不过也只有锦妖有心情赏枫,其他五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愣是转都不转一下,半年多不见,生死未明,虽然只不过短短半年,但是每一天对他们来说都如同末日,煎熬、思恋、忐忑,想要得到她的消息,却又怕得到,也怕她永远消失,再也没有音讯。

一百多个日日夜夜,他们都活在恐惧之中,只有这么一直看着她,才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生怕一眨眼她又再次消失,那种得到又失去的感觉,他们再也不想尝试。

锦妖何尝不知道他们的注视,他们的心思,她确实亏欠了他们,不过以后她有的是时间补偿。

诺达的枫叶林再没有别人,只有倒酒的潺潺声,和微风吹过树林树叶磨砂的声音,许久不见,心中思恋万千,可因为思恋太多,反而不想开口,就这样静静的坐着,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便以觉得满足。

而锦妖终究是顶不住五人那仿佛要将她燃烧的目光,刷的一下起身。

五人的目光瞬间紧紧将她锁住,将她一丝微妙的神情都收入眼中。

锦妖目光缓缓扫过他们,清傲的云微、妖孽的郁卿颜、谪仙的乐容、尊贵的即墨还有邪魅的白离,这五个男子,无一不是俊美若神,天之骄子,可却一个个将自己困在她的周围,画地为牢,放下骄傲、放下原则,甚至……还有尊严,求的只是她一份并不完整的爱,她锦妖今生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得他们如何情深?

锦妖抬手,一枝秋海棠被她从树林边吸入手中,两尺长的枝桠,上面海棠开得正眼,红如火,醉人心,衬这一方天地最是适合不过,她看向五人,红艳如血的唇勾起,声音透着些许怀恋:“许久不曾跳舞,我都快忘记了,我以为今生都不会再有机会,但是现在真的很想跳一支舞!”

“以此舞祭此情,上穷碧落,下至黄泉,我锦妖绝不相负!生生不离!”

话落抬手,宽大的广袖话落露出雪白的皓腕,纤长如玉的玉手一转,广袖翻飞,翩然起舞,身体柔韧,体态优美,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都那么动人心弦,如蝶亦如妖,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她还有如此风情万种的时候,浑然天成,宛若勾心的妖精。

乐容失神的拿出自己的琴,不自主的跟着她的舞动拨动琴弦,声声缠绵,思思入骨。

漫天的枫叶飘落,那抹血红的倩影随之旋转,枫叶围着她转动,仿佛漫天的血蝶将她包围,只为她的舞姿倾倒,裙裾转动,如同一朵盛放的蔷薇,美艳不可方物。

最后一个动作落下,她倾斜着身子,发丝流苏泻下,脸上因为运动而泛起粉红,眼波氤氲,妩媚万千,衬着那脸侧的海棠也娇艳欲滴,让人恨不得将时光停留,只为她这一刻的惊鸿!

“妖儿!”

所有人都为她心动不已,而郁卿颜向来是不会掩藏自己的渴望,在锦妖刚刚收住动作的那一刻就将她拥住,一个吻随之落下,一吻天荒!

半年的等待都不及她安好的消息,再多的愤怒委曲也不及她一句情深,而那最后的一份赌气和倔强,在她这番摸样下早就烟消云散,只想狠狠的吻她,将半年压抑的思恋全部放纵,让她知道他的爱,他的心只为她而跳动。

锦妖没有拒绝他的吻,就算是还有另外四人看着她也没有拒绝,既然决定的相携一生,就没有什么需要回避的;抬手勾住郁卿颜的脖子,尽情的回应他的吻,这个为了她可以倾尽一切,甚至连自己都可以毁掉的傻瓜,这半年他得用多大的勇气才能撑下来啊?

她欠他的,欠得太多,也欠得比谁都深,她会努力爱他,爱到她死去的那一天!

看着那两个尽情拥吻的人,同为新郎他们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不知为何,却没有那么深得嫉妒,对他们来说,吃味或许有那么一点,但是要嫉妒,甚至恼恨恐怕是不能,也许因为他们是男子心胸比女子坦荡,不过更多的却是因为他们这一路走来清清楚楚的看见对方的感情并不比自己浅,也是真心的认可的对方,若不然也不会接受今天的婚礼。

许久,就到白离都手痒忍不住上去将郁卿颜拍飞的时候,两人才终于放开,郁卿颜将情动脚软的锦妖抱起走回去,在众人火辣辣的目光中直接将她放到自己腿上,丝毫没有要注意一下的感觉。

也许是郁卿颜的动作实在是太欠扁了,白离和即墨两人同时出手,一左一右攻向他,郁卿颜倒也没有抱着锦妖坚持,快速的在锦妖的脸上偷香一记,然后飞身而起接下两人的攻击。

白离本来就和郁卿颜不相上下,再加上一个即墨,郁卿颜不敢大意,纵然知道对方不会要命,可是输了面子可就不好看了。

锦妖被推得晃了一下,没等她自己稳住一双手便已经扶住了她,鼻尖萦绕的是那似竹似墨的清香,不用看她都知道是谁,转头埋入他的怀中,深深的吸着他的味道,半年的时间,他们想她,而她又何尝不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